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百村
红色百村
祖训与家世
发布时间: 2015-03-09   浏览次数:1101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赵晚芹

党史专家宋河星的文章开篇辟目就提出,这个昔日八路军总部的所在地是被郭家祖训隐藏起来的,对此我觉得颇有深究的必要。在郭家的几次采访中,郭海波似乎不愿谈,但是单凭祖训二字又难以让人信服。这么大的一个历史性事件,为什么不搞宣传,不让开发,郭海波的爷爷郭宜民,祖爷爷郭建仁到底遵了什么样的祖训,而一代一代地流传下来。放在常人身上,和这么多的八路军高级首长有着战火中的血肉联系,解放后拿上郭家保管的其中的一些证据去找曾在他家住过的单位和首长,为后代谋个差事,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对于这个谜我们几个相关人士议论过,有的说,这证明中国农民的伟大与纯朴。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是的,中国农民是伟大而纯朴,但是,中国农民也有自私,保守,奸诈和狡猾另一面。单从这些空头史学家的“大路货”来解释郭家的祖训,是得不出一个完整的结论的。

采访是艰辛的,也是有趣的,采访需要技巧。没有技巧的采访,只能是池水浮萍。

在一个深夜我拨通了郭海波的电话。我的语言一下让对方识别。我问:“你们郭家是逃荒上来的吧,是河南,还是山东。”郭海波马上纠正说:“不是逃荒,而是躲避朝廷的追杀。”“有门了。”我问:“你是不是胡扯,朝廷、那代朝廷会去孔家峧追杀一家种山地的。除非你是响马。”郭海波说:“我家是祖祖辈辈的良民,事情太久远了,祖上传下来,我们老郭家是在宋朝时,被朝廷满门剿斩。郭家在朝当官的大人们都被朝廷斩首,只有几个未成年的儿孙辈,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逃上太行山。临行时从监牢中传出话来说是祖上告诫:多读书,少做官,隐居林下,耕读度日,求个平安,诸事就好。”“噢,原来如此。郭家遭此灭门之锅,应该是惨痛的。告诫儿孙不争名利,这是郭家人头换来的教训。”“究竟是为什么要惨遭朝廷的灭门之祸。”“不知道,祖上没访过。”我又问:“宋朝时有几家逃上太行山?”因为我知道宋朝时往往是株连九族。”郭海波想了一阵说:“还有呼家”。我一惊:“呼家,那个呼家。”郭海波说:“不知道。”紧追不舍,我问:“那孔家峧有呼家的后人吗?”“没有,郭家来到孔家峧,当时没村名,叫北峪。呼家去了一山之隔的王家庄。后来王家庄的呼家这一支迁走的迁走,死亡的死亡,绝了。听我的祖上访,呼家的祖坟很气派,有很多石刻,由于家里绝了香火,村里的人把这些石头拿去扎根盖庙。呼家的后人不知在那个朝代还来找过,王家庄村人不敢说坟上的石头那里去了,人家只好到坟上烧香磕头后走了,从此再没音信。”

说到这里电话一下断了,手机没电了,一看表,此次通话足有30多分钟,熄灯后,辗转反侧睡不着,索性穿衣起床,在地就独自踱起步来。

宋朝时,呼家满门剿斩?这在正史野史中都曾经有过。呼家在北宋初,有下河东的呼延寿廷、宋真宗时的呼延赞,还有野史中的呼丕显,呼延庆等故事。逃往王家庄的呼家若真是这一批呼家的子孙,那,可有好戏看了。那么,郭家又是那一家。宋朝有个郭姓在朝为官,官至待诏。是不是会是这一支呢?郭、呼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如果能追出这一段历史,那,可是黎城历史上重重的一笔了。事关涉及历史真相不可妄猜,暂时放下,以后再访问。不过,郭家祖训算是找到一个源头。

第二天黑夜,就是我和孙广兴从长治拜访宋河星回来的那一个夜晚,郭海波来电商讨几件事情。这一内容结束后,我又继续昨天午夜的谈话问:“你家的祖上能上追几代?”郭海波说:“只能追到清朝乾隆时,再往上由于家庭变故家谱都焚烧了。”我一听变故二字,仿佛触动了灵魂深处的那点灵犀,马上追问:“什么变故?”郭海波说:“清朝乾隆时,我们郭家读书经商家道兴旺。祖上在潞安府经营生铁和骡马生意。祖上在潞安府收购上生铁再运到西部边陲,换回内地需要的骡马,发了财了。谁知因此得祸。”我问:“又有什么灾祸?”郭海波说:“杀头之祸。当时清朝西部边疆不稳,经常发生骚乱。他们缺少钢铁来制造武器,清廷规定不准向叛乱地区贸易钢铁。我的祖上犯了皇家法律,且数量不少,按律当斩。后来多亏有人透出口信,我祖上的那一支,偷跑了。不跑抓住就是一个死罪。”海波说话就是这样,很不条理,很不完整,我只得追问,“跑到哪里啦?”“跑到山东荣城县真曲村。”“有证明吗?”“有。我祖父翻盖客位时,从山华拆出一个砖,上面写有真曲二字。后来山东荣城还派人来找过,当时郭家的人也接待过,由于路远,没再来往。”

我一下悟出郭家两次遭此几乎灭门之祸,这些用人头鲜血逃亡追杀换来的惨痛教训应该是世世代代不能忘却的。如果说这两次祖上换来的是不参与朝政、行事交往上的谨小慎微,那是如何生活的呢?

201234,我们在东骆驼村又采访了郭建仁的女儿,现年75岁的郭松莲。她记事不多,只说祖上有些事避讳闺女,家里的事有些还真不知道。郭松莲说,她的爷爷(即郭建仁的父亲)写得一手好小楷,是当时当地的名医。家里藏书很多。这些藏书有佛经、医书、算卦书,四书五经;正史,野史,都是麻纸本,满满的一平柜(这个平柜仍在)。爷爷胆小,凡事不出头,怕惹人,遇事总是息事宁人求其个平安。这种性格我记得很清楚,父亲郭建仁,我哥哥郭宜民都是这种性格,直到海波他父亲。海波变了,变得不像他的祖上。

从老人的话里我找到了郭家几代人的不事张扬的另一个侧面。那么另一个侧面是什么呢?这是我亲眼看到听到的,郭家在海波以上世世代代信佛的故事。

郭建仁的祖上以慈悲为怀,把佛祖请到家里,在正房中央设有佛龛,已历几百年,如今佛龛仍在。郭建仁找替生入九龙寺出家,法名泓一,替生叫郑起。郑起死后郭家披麻戴孝隆重发丧送葬。在中国历朝历代,不乏爱国僧侣在国家存亡的关头,毅然脱下袈裟穿上盔甲投身到抵抗外来侵略的队伍中,等到天下太平,又功成隐退,隐居林下,过那种与世无争的林下生活,不争名,不争利,安于恬淡,直至寿终正寝。郭建仁就是属于这一种高士中的一位。综观郭建仁,郭宜民父子的一生,信佛,行医,四邻和睦,不事张扬,确实给郭家带来平安。对于抗战时发生在郭家的一切,闭口不向外人谈起,甚至连家人也不愿多谈。据郭松莲说:“在上个世纪80年中期,有一个队伍上的人来到孔家峧,到了郭家门前的小池旁,边走边说:是这里。这时郭宜民正好在门前场上闲坐。那个来人问:“这里有家姓郭的吗?”“这里没有一家姓郭的?”来人再打听郭建仁,郭宜民,得到的回答是:“郭建仁去世多年,郭宜民早就不知搬到哪里去了。”来人只好叹息着离开。

其实,回答问题的这个人正是郭宜民。

宋河星在他的文章中提到“郭宜民告诫郭海波,彭德怀倒了,邓小平被打倒了,林彪跑了,只要不找咱家的事,就诸事合节。”所以“不搞宣传,不搞开发”。郭家用祖先鲜血人头换来的灭门教训,用躲过皇家追杀传下来的恐惧,佛家与世无争的处世哲学,才是郭家祖训秘密的全部。

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致使郭家的秘密得以保留存今。这些字据得以保留下来,还有一个原因,这就是郭建仁的责任。

经手这么大数目的财粮,假如手脚不干净,完全有私占贪污的机会和条件,但是郭建仁两袖清风。为了上级备查,所以千方百计地加以保护。据郭建仁的女儿郭松莲回忆,这些涉及八路军高级机密的单据,一直由郭建仁单独存放在一个箱子里,不许家人随便接触。郭建仁的目的是随时准备让总部机关查对。假如,这些字单当时暴露到社会上让敌人所掌握,那可是杀头之罪。历经多次大的变故的郭家,当然知道它的利害关系。所以严加保护,不肯轻易出示于人。

郭建仁死后的1966年,红卫兵开始抄家,这批单据被红卫兵抄出,并以黑账是毒草为由焚烧。据健在的老人回忆,红卫兵烧了一上午还没有烧完,晌午红卫兵要吃饭,才嘱咐让郭家自己烧。郭家没有继续烧,而是保存下来。以后文物贩子又买走不少。如今仅存千张。郭家保存的账单,应该是完整的,有进,有出。但这是这些涉及数目庞大的粮草,又是谁“准支”的呢?推断,“准支”的单据应该另外保存。这些“准支”的单据是卖掉了,还是烧掉了,成为一个历史之谜。

这千张的单据,为我们提供了八路军当年后勤供应的一个大概轮廓。                                

分享到:
0
上一篇: 郭家财宝与家庭成份
下一篇: 隐在深山七十年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