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根基
抗战根基
一个重大的发现 ——黎城县孔家峧村曾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司令部所在地
发布时间: 2015-03-09   浏览次数:2111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董长熙

孔家峧有丰富的革命文物

前几年就听说孔家峧村郭海波家中珍藏有他老爷爷留下来的抗战时期的资料,当时并没有引起我太大的关注,也没有及时去看,因为关于抗战的纪念馆、纪念地、书籍故事,我县也有,周边县很多,估计不会有什么新发现,定论的事情不会有什么新争论、新补充。去年春天,看了著名红色作家、黎城县乡土文化资深人士赵晚芹写的《黎城独立团》一书,才知道黎城地方武装的发展情况,书中提到的黎城县牺盟游击队、县干队、独立营、五十团,由于原始证据不多,这本书读后我是将信将疑。毕竟在战乱年代,要想留下一点资料太难了!秋天,我专程去孔家峧郭家查看了有关资料,一张印有“黎城子弟兵独立营第四连”大印的条据赫然映入了眼帘,太高兴了。能找到一张黎城地方武装独立营的原始凭证,多么珍贵!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看来赵作家所写有据可查。冬天,我帮助黎城县人大副主任孙广兴整理冀南银行印钞厂资料,才知道冀南银行总部及其分行就有八百人之多,当时我就想,这么多人再加上一二九师、太行军区及地方武装、黎城县区政府等军政机关都在黎城驻扎,总人数应当更多,这么多人吃饭问题如何解决?临时向群众征粮是不现实的,对,黎城县应该有个秘密的粮库,孔家峧村郭海波珍藏的大量粮草凭证不就证明这里是一个很大的粮仓吗?一个很重要而又秘密的军政机关后勤补给基地吗?“孙书记,我们去看一下吧。”正月风雪天冷未能成行。2012年元宵节后,黎城县三干会结束,孔家峧村长郭海波问我这个事情呼吁到什么部门啦,“过几天,有个人要去你家看一下资料,你做好准备。”一日,天气乍暖还寒,我同孙广兴、赵晚芹、大亨一起去查看这些资料,当翻到给“伦敦工厂”的拨粮单时,孙广兴急切地说“太好了,我们在搞冀南银行的资料时,知道‘伦敦’是冀南银行的代号,但就是找不到一点原始凭据。今天的发现,意义重大,这在国家金融界都是很重要的史料。”郭海波也说“我一直纳闷这么多代号,都代指什么,今天总算又知道了一个。”赵晚芹则被有关县干队、独立营、一二九师、八路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周文隆给郭建仁的信等资料吸引住了。我是北社村人,对一张印有“北社区公所”条据感到很新奇,关于黎城的书也读了不少,第一次见到北社区公所字样,其中的历史背景更是一无所知。大亨听到我们的议论也不住地点头称是。我们又叫来档案局几位同志帮忙,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把这些资料全部捋了一次。219日,我们又在公安局办公室对纸质文物拍照,边整理边思考。深感资料中反应的情况真实,包含着一个重大的历史秘密。后来阅读了长治市党史办研究员宋河星写的《黎城县孔家峧村——一个被祖训隐藏起来的八路军总部所在地的秘密》,原来在2010年全市革命遗址普查中,黎城县党史办已将孔家峧村上报市里,经长治市党史办研究员宋河星初步认定:黎城县孔家峧村曾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所在地。我们又请黎城县档案局的同志与原领导董魁生作了进一步的分类、考证,都认为资料真实,反映出重大的历史史实,需要加快发掘、考证、论证,揭示它隐含的秘密。郭家仅存的这一点资料就透露出这么多历史线索,如果当年留存的全部资料不是被烧毁、损毁、卖掉,那肯定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以完整而全面地展示郭家及孔家峧在抗战时期为共产党领导下的军政机关所做的一切!

县领导郜双庆书记、郝献民县长、杨和贵主任、路小玲主席、刘永清部长、常庆部长高度重视,当看过这些史料及郭家棋盘院的布局后,当听过村中老人讲述孔家峧村抗战史实以及市县党史办和我们发掘整理的过程后,指示有关人员尽快成立领导组,一定要发掘好、整理好这笔财富,尽快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认可。县人大、党史办、老干局、文博馆、文体新闻广电出版局、洪井乡、县文联、市委宣传部、省市党史办、《上党晚报》、《红色太行报》等单位和媒体也组织人员前来了解情况,一致认为凭据真实,寓意深刻,珍藏多年,展示出大量的未知、未解之谜。黎城县孔家峧村曾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司令部所在地。

史实、理由及未解之谜

一、近千页原始资料凭证是真实存在的,确认是当时的,经手人都是真实的。很多史实在黎城县现有史料中找不到佐证,成为孤证。孤证也是证,等待以后证。

二、郭宜民1927年生,19382月日军进攻黎城东阳关时他已12岁,对八路军及其军政机关在他家工作和生活的场景,是比较清楚的。郭宜民与孙子郭海波一起生活15年,他口述的抗战史实是比较真实的,郭海波的记忆也是比较真实的,口述的抗战史,比较完整真实,是可靠的。

三、孔家峧村中老人能够从长辈那里口传下来很多抗战故事,例如:权家岩居民何书堂、赵喜梅夫妇为八路军伤病员熬米粥,当时的医护人员少,医疗条件差,以自疗为主,牺牲的葬在石岩里。孔家峧村副江魁榜牵着骡子送朱德以及迎接北方局高干人员开会的故事。保粮时期冤枉人的故事。镇压国民党暗杀团汉奸孔苍狗的时间、地点、人物等详细情节。给参加响当铺战役的八路军战士保存行李的来龙去脉等。

四、据孔家峧村李森奇讲,他年轻时爱读书,常趁姨夫(郭海波的老爷爷郭建仁)去地里干活儿时向姨妈借古书看,满满一大柜古书可以随便翻看。姨说,箱子里的东西,你姨夫锁着呢,不让动。估计是和抗战有关的资料。文化大革命期间,破四旧烧古书,李森奇的哥李金来是孔家峧村文革主任,和造反派去郭家烧古书,烧了好长时间,李金来说,烧个差不多了,丢下的你们自己烧吧。于是,才有极少一部分抗战史料幸存下来。

一二九师三营  取小米十三石八斗 麦子五石三斗 录豆七石八斗 三样共合二十六石九斗 1022日(郭建仁印)                                                        

五、郭家在土改时有几十亩土地、院落大、家产多、雇短工,一榜公示二榜公示都确定为地主成分,为什么三榜定案时确定为“上中农”成分?据今年72岁的赵春泰老人讲,这种明显的成分低划现象,村中土改的当事人都清楚,究竟为什么,也没有传下来,村人只是心照不宣。土地改革是中国几千年来典型的暴风骤雨式的最深刻的土地革命,每家每户都要在这场变革中接受洗礼,在黎城县还没有听说县区村干部能够这么大跨度地左右划分成分,成分的错划和浮财的分配不公,贫农团掌权能不注意?黎城县一些县区村中共党员干部的家庭都被确定为地主或富农,财产或贡献或被剥夺,郭家能在激烈的运动中,安然无恙独善其身,其中必有隐情!随着抗战以后八路军军政要员都离开了郭家、离开了黎城,随着孔家峧村土改当事人的去世,其中的隐情就再也解不开了。

六、郭海波的奶奶王姣弟1929年生,小时候在郭家当童养媳,13岁时嫁给郭宜民,今年84岁。据她讲给八路军抱过小孩,“他们去城里了,不来看我了。”据郭建仁女郭松莲(现居东骆驼村)回忆,1940年自己三岁了,母亲又生了个儿子“双斗”,八路军的子女正在她家住,母亲有奶,做过邓朴方(后来才知道)两个月的奶娘。

七、郭家资料首次披露了黎城县现有文史资料中所没有的名称以及所没有的原始资料。

1、  “北社区公所”的公章印记。

2、  黎城独立营公章印记。

3、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一二九师供给处  公章印记。

4、  武委会公章印记。

5、  八路军军政机关代号:襄防部,毛工厂,吉峪部,黄峪部,清竹党委会,襄防司令部,柏树院等。

6、  清末光绪年间已经废弃的地名,在民国二十九年(1940)又重新用在记账上,疑为军政机关代号:苏村里,圣裔里,宣太里、北关里、北盛里、辛村里、子东里等。

八、钱粮往来的凭证上多用苏州码子,这种数字在民国中期已不再使用,是郭建仁的习惯手法,还是另有用心。苏州码子 “〡〢〣〤〥〦〧 〨〩十”与我们现在使用中国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相对应。

九、资料显示众多的八路军军政机关名称:随校,伦敦工厂,决三子弟兵,联办,区署,太行军区,八路军教导队,师供,一二九师三营,疗养院,卫生部,青纵队,巡视团,造币厂等。

十、资料中粮草往来数量巨大。仅存的单据中就有拨粮单、存粮单、保粮户名单、屯粮单、运粮单、欠粮单等,如194414日,黎北县政府接到从武乡运到车元村的粮食,再转运到孔家峧村,有米麦豆谷近两万斤。还有一些麦秸、谷草的调拨单。据初步统计,孔家峧收到粮食156377.45

支出粮食260293.55可见,如果全部单据在的话,粮草往来数量巨大。这么多的物资,谁是准支者?是郭建仁,不对,郭建仁只是个经手人。是八路军华北财经小组?又无证据。

十一、郭家现有抗战时期的大量实物,例如:油灯(铁质的、瓷质的)、刺刀、子弹、北方局开会用的碗等。玻璃罩马灯标有美国制造。

十二、郭建仁在抗战时期是村长,如今孔家峧村年长者都知道,为何黎城的文史资料中无记载,是郭建仁“不搞宣传”,还是另有隐情。郭建仁经手这么多大事,在抗战时期黎城县区村工作人员的回忆录中,找不出一点蛛丝马迹,好像黎城原无此人!就连94岁的南下干部、孔家峧村人付德义(时任村副)也说,军政大事,单线联系,只知道郭建仁是村长,还从事村务以外的什么重要工作,我也说不清。可见孔家峧作为八路军军政机关保密程度之深。

十三、郭建仁1938年任村副,1939年前任曹庄编村牺盟会秘书,1940年任村长,后被调往辽县区署、偏城县工作,不久返乡。1940年前后(一直到1946年)两度管理八路军钱粮,可见郭建仁的才华与人品,是值得信赖的财会人员。是谁信赖他?

十四、牺公会名单。1939年黎城县曹庄编村孔家峧牺公会姓名册,内附34人名单。这是省市县史料中十分罕见的名册。1935年夏,阎锡山在太原成立公道团,县区村成立团部,目的是反共防共。19369月,阎锡山要建立一个抗日救国群众团体,但又不愿意公开提出抗日口号,便把原来的“自强救国同志会”改称“牺牲救国同盟会”简称“牺盟会”,阎任会长,欲借共产党的力量联合抗日,请薄一波来“共举保晋大业”。10月后,薄一波成为牺盟会的实际领导者。牺盟会的主要任务是培训干部和组建新军。年底西安事变以后,阎锡山被迫“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牺盟会与公道团合并称牺公会。19383月,黎城县牺公会团长是李静波(地下共产党员)。

十五、保粮制度。各地交来的公粮不是统一收存,而是分散地存放于群众家中或村中垙外的土窑中,几户联保,这种存粮方式还是首次发现。附一张保粮单。

十六、一张最重要的书证,据赵晚芹考证周文隆就是周文龙。19401218日,八路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周文隆写给孔家峧村长郭建仁的信件,周自称弟,可见周郭二人关系深厚,可证郭建仁在八路军中的地位。文中“军政机关开有荒地,共计报乡数、今年收粮数”可见郭建仁不仅管村里的事,军政机关在孔家峧后沟开垦的几百亩荒地他也管理。

十七、关于军政机关驻地的理解。我认为在战争年代,军政机关的驻地是不固定的,一般是机关随着首长走。战乱中,军政机关转移频繁,能在一个地方留下证据的却很少。因此,市党史办认为孔家峧村曾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所在地是有根据而提出来的,当地村民的传说、郭家留下来的资料就是一个极有价值的证据,值得上级文史专家推敲。

十八、我们不否认八路军总部、太行军区等军政机关的其他驻地,定论是有道理的,每当新发现一处革命遗址或史料就是对定论的补充和完善。我们只是说孔家峧村也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所在地。当年的军政领导及以后的党史军史专家也不会确认革命纪念地就是已确定的,未定的不存在,新发现的不承认。我们现在所了解的抗战史料仅仅是流传下来的一知半解,当年很多很多的史实难以知晓,大多细节都已泯灭,以已知来否定未知,是不全面的不科学的。

十九、随着“黎城县孔家峧村曾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所在地”命题的提出,争论、研究会进一步深入。近日,石家庄一位老干部打来电话指出我们未破译的“吉峪部”就是“八路军军工部”的代号。“伦敦工厂”就是冀南银行的代号,“吉岭部”很可能就是黎城县抗日民主政府或黎城县牺盟游击队驻横岭村的代号,因为条据上有“韩春宣”的签名(韩春宣,又名韩老吞,城内人,晋军军人,忻口战役后回到黎城,由于懂军事被黎城县牺盟游击队委任为总队参谋,与第二大队长王元令一起制造了反共反人民的“柏官庄事件”,后被黎城县抗日民主政府处决。)。相信,今后在众多有识之士的支持下、争论中,会有更多的未知之谜被打开。

一点思考

孔家峧村南西北三面环山,向西北大山沟纵深达十几里,沟沟岔岔便于隐藏。当地人俗语“孔家峧和五十亩伙一个太阳”,即孔家峧村上午可以见到太阳,下午见不到,五十亩村上午见不到太阳,下午可以见到。尤其是权家岩一带的葫芦地形,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孔家峧村只有西南方向有一出口通向207国道,可谓易守难攻。向西北翻过大山可达武乡,西南可达平头,向北过低矮的山岭可达车元、彭庄、黄崖洞,八路军在山里打游击战很方便。当年,八路军军政机关选址在此办公、存粮,是经过多方考察的。在黎城,黄崖洞兵工厂被日军占领,冀南银行被敌人清剿,广志山八路军后方医院被敌袭击,周边县的麻田、砖壁、王家峪等八路军军政机关都曾是敌人有目标重点扫荡的对象。这些原本秘密的地方都公开了,只有孔家峧村深藏不露,尽管敌人也进行过几次无目的的扫荡,尽管孔家峧村有国民党暗杀团汉奸的引狼入室,但孔家峧村八路军的军政大事始终没有暴露!

据传郭家在封建时代居朝为官,后被逐被杀,后人潜逃到南峧(上孔家峧),在一棵大柏树周围定居下来,郭家又称柏树院,郭家是今天孔家峧村最早的居民,当时这个自然庄叫郭家庄。后来,其它姓氏陆续迁入,村名改为北峪峧。明朝嘉靖年间(1522——1566年),孔家迁入,到了民国初年孔姓繁衍成为北峪峧大姓,约在1917年前改北峪峧为孔家峧,1917——1935年山西实行编村制度,孔家峧、鸽子峧、柏官庄成为王家庄村的副村。尽管村名和隶属几经变换,郭家一直把早年为官为富的事情隐藏下来,数百年间做事谨小慎微,与邻里和睦相处。不求外出与上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低调处世”的理念一直传到今天的郭海波。国共早期的合作与决裂,共产党人内部路线之争,整风肃纪运动,文革前的几次运动,中央领导的起起落落是是非非,郭建仁作为一个清末民初的知识分子、处世高人,心里跟明镜似的。他为党为抗战做事不求回报,不求宣扬,遵循祖传理念:平淡就好。郭建仁擅长医术,家庭富有,信奉佛教,郭家堂房墙上镶嵌着黎城少见的木制佛龛,“古在西域为太子,今到东都传佛法”,雇人(郑起)在村后的九龙寺做替身和尚,郑起圆寂后,郭家为之厚葬。《佛经》里的理论:人生之苦皆因欲生,要达到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只有修道,做到“五戒”,其中“不妄语”在郭建仁身上表现得最为明显。他知道共产党的军政机关这么多秘密,知道军政大员的往来踪迹,在战争年代国共阎日复杂的斗争中不泄密一点,和平建国时期不后传一句,家藏宝贵财富,既不上缴也不展现,劳作于田地之间,徜徉于古书医学之中,最终老死家中,连一张照片都明确表示不愿意留下。     

黎城是革命老区、抗日实验县、中心县、完整县,周边县区连续长时间被日军占领,而日军占据黎城县城从19382月——19435月断续累计360多天。黎城地处邯长要道,日军弃不得;黎城山大沟深地形复杂,在我军民的打击下,日军又占不住,有的据点还未建好即被拔掉。因此,黎城境内战事频繁,斗争激烈,敌我双方反复进行拉锯战。正因为于此,八路军总部、一二九师部、冀太联办、太行军区、中共中央北方局、山西省牺盟会总部等军政机关常驻黎城是理所当然的事,一些重大战事,指挥部常常靠前指挥,八路军总部在黎城没有纪念地是不完整的,不现实的。八路军总部在长治地区至少包括郊区故县、潞城北村、武乡砖壁、王家峪等地,在黎城至少应有一个至数个八路军总部,从郭家的资料来看,孔家峧村曾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所在地。黎城其他地方也曾是八路军军政机关所在地,黎城的史学界想提议,但终因传闻多,物证少,未列入议事日程。今天,孔家峧村郭海波凭借仅存的千页证据,多方面长时间奔走呼吁,终于在2010年上报长治市党史部门,经宋河星研究员考证,孔家峧村曾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所在地。尽管孔家峧在革命历史中的地位还需要省级、国家级专家来论证定性,但我们黎城人充满信心,在市党史部门的肯定下,在黎城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人大副主任孙广兴的锲而不舍的实干中,孔家峧革命旧址一定能尽快被省级和国家确定它的历史地位。

黎城文化最辉煌的就是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文化,因此,我们要在黎城县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同心同劲,大力弘扬红色文化,宣传已有的,发掘未知的,充实黎城作为革命老区的内涵。写到这里,很想说三件民间传说的事,不知根据是否实在:黎城西周古墓铜壶上的铭文“黎侯宰赢”足以证明黎城是古黎的中心,我们是靠文物说话。其他县打古黎文化是书抄书,借机炒作,书证是不可靠的,可靠的是当时的物证。黎城人应当理直气壮地说“黎城是古黎的中心”,大力宣传黎城是黎侯古国、千年古县。一切态度暧昧、你也是我也是大家都是的老好人都是对黎城历史的不负责任。板山自古岭西属武乡、岭东属黎城,板山的壮美风光都在岭东,武乡那边没有什么自然美景。过去不搞旅游开发,黎城武乡相安无事,近年旅游升温,有人就对板山壮美的风光流涎水了,眼瞧心打划得空把手下,正在这时,这些人等来了一个机会——1998年勘界,黎城管事人醉意把板山签给武乡啦!连勘界原则“山以岭为界,河以中为界”的常识都懵了。对市省国而言,普天之下,莫非国土,率土之滨,莫非人民。对黎城人来说,感情上难以接受,记忆上不能忘怀。签字容易改正难!好在板山岭东的地盘黎城居民古已占下,有房产有地契有碑刻,有深厚的文化渊源,是黎城的实际控制区,武乡人也不敢越过山岭来安桩埋界开发移民。19957月杨尚昆书题的“建设新黎城”应当是黎城县国有资产,镇黎之宝,是杨尚昆等老一辈革命家长期生活战斗在黎城浓缩的厚爱,黎城人应当倍加珍惜,高高举起。传说杨尚昆的手迹不知珍藏于何处。唉,这都是过去的三件事了,让我们珍惜现在把握好今天的机遇吧,如今“黎城县孔家峧村曾是八路军总部、北方局高干会址、一二九师师部、太行军区所在地”作为一个重大的发现、一个意味深长的革命旧址,已经呈现在人们面前,我们一定要关注她、宣传她、建设她,让我们黎城又多一处国家级革命纪念地,让我们黎城的世界红山处处饱含着丰富的、革命的文化内涵。

附:郭家简谱

郭廷俊— 郭建仁(妻王引娣) —郭宜民(妻王姣弟)—郭端录—郭海波、郭永波

                                                 郭端英(嫁柏官庄)

郭松莲(嫁东骆驼)   

                                                 

郭廷凤— 郭建义(廷俊次子过继)—郭志民  

郭建礼(郭文奇)

说明:郭廷凤,据传说应是周边十多个村庄的管事,即清末圣裔里的老人。

      郭廷俊,名医。清末儒生,碑刻为证。

分享到:
0
上一篇: 八路军总部在孔家峧
下一篇: 八路军总部的后勤保障基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