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根基
抗战根基
回忆黎城漳河游击队
发布时间: 2015-03-09   浏览次数:836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李大清

   游击队的组建与发展

       193710月底,我们工作团进到黎城后,经常有进步青年来工作团要求参加八路军,开始我们动员他们去参加牺盟游击队,说明牺盟游击队也是抗日队伍。但有的同志硬是要参加八路军,如董富珍、路文学等。我们说,工作团现在主要是做群众工作,如你们一定要参加八路军,那就先随我们工作团一道工作,他们同意了。这样随工作团工作的人不断多起来,到193712月,包括西井偏城一共有近三十余人了。这时我们接到上级指示,说工作团可以发展直接领导的武装组织。于是王谦同志和我找到何公轸县长和牺盟会游击队的领导,说明我们想建立一支独立武装的打算。他们听后表示同意,史纪言同志还建议从牺盟游击队里再抽调二三十人给工作团,以董立法、李尚文为主(因他俩早已在帮助工作团工作)到工作团游击队,其它同志也都同意,这样加起来就有五六十个人了。起个什么名称呢?有的说叫黎城游击队,有的说叫漳河游击队,后来梅花樊同志提议,叫“黎城漳河游击队”吧,大家都说好,“黎城漳河游击队”就这样诞生了。

工作团分工由梅花樊同志任黎城漳河游击队队长(因他在部队当过营长,有训练作战经验),由李尚文任政治指导员,游击队的一切具体组建工作有梅花樊负责。

黎城漳河游击队组建起来后发展很快。有许多早就盼望参加八路军的青年人,一听说八路军工作团组织游击队了都踊跃来参加。到193812月日军进城时,游击队已发展到一百二三十人了。到19384月就扩大到二百四五十人了。

        

          敌占县城我到农村和敌人周旋

19382月,日寇为打通邯(郸)长(治)路,以日军第十四师团、第一零八师团从邯郸沿武安、涉县向黎城进犯,由于国民党部队不抵抗,一触即退,使敌人长驱直入很快进到黎城以东的东阳关一带,这时驻守东阳关的国民党部队已四散逃跑,溃不成军,东阳关216日失陷。这样我们驻黎城内的机关和游击队,即做撤出黎城的准备。

第二天敌人进占黎城时,县机关和牺盟游击队一部分已安全转移。城内只留下工作团、漳河游击队和牺盟游击队的一部分,监视观察敌人动向和动员掩护群众迅速撤离。这时东边的机枪一个劲响。溃逃的国民党兵像无头的苍蝇到处乱窜。我对王谦同志说:“现在日本人快要进到城内了,我建议游击队分两股活动,由老梅、李尚文带着一部分人到东阳关、西黄须、苏村、庄头、李家左罗、宋家、龙门沟一带,一面为群众壮胆,使他们看到游击队还在,一面收国民党跑散逃兵的枪支(因我已发现国民党逃兵把枪支到处乱扔,或把枪藏在老百姓家里,一定会弄到不少枪支,以补充我们游击队枪支不足),我和董立法带一部分人加上牺盟游击队一部分在城内,坚持到敌人进城后我们再撤。”王谦同意这个意见,只是说要注意群众的安全,而后老梅带一个分队先走了,王谦同志带工作团的几个人赶何县长他们去了。

枪声越来越紧,炮弹已落到我们附近,这时董立法跑的满头大汗来报告说:“李教官,鬼子兵从东关进城了!”我说:“不要惊慌,你通知牺盟游击队郑立格他们准备向下桂花村撤退!”我们随撤随帮助群众扶老携幼,并动员他们向西山区转移。

我们到下桂花村时,敌人没敢出来追,因在撤退中我们不断向敌人射击,敌人摸不清我们是什么部队。从城内撤出来的老百姓,大部分都在上、下桂花村,我们连夜动员他们转移,说服上、下桂花村及附近老百姓空室清野,把家里的东西该藏的藏起来,能带走的带走,什么也不留给敌人,向西边转移。从此,我们游击队就在城外与敌人周旋,叫他成天不得安宁。

梅花樊同志和李尚文同志带的那个分队,不仅掩护群众、保护群众少受损失,而且为游击队搞到了几十条步枪,这样,我们游击队三分之二以上的战士有钢枪打日本鬼子了。
                 

               袭扰破路割电线

敌人在城内,我们在城外,敌人想尽快打通邯长路,除留一部分困守黎城外,大部分向潞城、长治开去,我们就在城周围打麻雀战,使敌人不敢随便出来糟蹋百姓。晚上我们也不能让敌人安宁,有时派一个小组钻到城内敌人驻地,投几颗手榴弹或是打几个排子枪,敌人以为八路军进了城慌了手脚,从梦中惊醒又打炮又打枪,哇哇乱叫。有时和牺盟游击队联合起来,分成好几路像要攻城似得,同时在几个点向敌人打枪和大声喊:“冲呀!杀呀!”于是敌人又是机枪、大炮不停的向外射击,但我们早已返回驻地休息了。

再就是我们经常出没在黎城至东阳关、黎城至赵店间,破坏敌人的公路、桥梁、割收敌人架的临时电话线。记得有一次我们住西庄头村,梅花樊同志对我说:“老李,今天晚上咱们再去大干一下子。”我们怎么干?他接着说:“我和李尚文带一队人到赵店至黎城间割收电线,顺便把赵店桥破坏掉,你和董立法带一队人去收拾七里店到停河铺那一段。”我说:“好!那辛苦你了,要多跑路了,完成任务后,明天晚上在洪井会合。”这天晚上我们在停河铺一线除挖坏路基外,还拔电线杆几十根,收电话线有二百多斤,董立法问我怎么办?我说:“把电线杆放成一堆烧掉它,电线能带回的就带回去,分给老乡用。”

第二天我们到了洪井,老梅讲他们也干的很顺利,因为敌人晚上一般不敢出来,怕八路军伏击他。

所以我们虽在城外,但很自由,愿打就打,愿走就走,搅得的敌人日夜不安宁。

此外,我们还抓坏蛋、捉汉奸为人民除害,如在楸树垣处决了一个死心塌地的汉奸,又在上桂花村抓住一个为日寇找花姑娘的坏蛋等。

 

              古 县 伏 

19383月初,我们住在北社村,一天大早,突然接到情报,说城内日本鬼子今天上午要出城扫荡。因为最近游击队不光破坏他们的公路、电话线,还进城袭击,弄得他们坐卧不安。昨天由潞城、长治来了三百多人,说是要出城报复,消灭游击队,打击抗日的老百姓。我们分析敌人出来一定要出西门往北来。因此,我们当即决定由我带的一个分队(梅花樊带的一个队到西井去了)由北社直插古县埋伏,因为这是敌人必经之路。到了伏击地点,我对大家说:“今天我们伏击敌人,地形对我们很有利,只要我们不暴露目标,待敌人进到距我埋伏区二三十米时突然开火,手榴弹长枪一齐来,管叫他哭爹喊娘。”这时王友山说:“最好能抓几个活鬼子。”我继续说:“这需要看情况。我们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杀伤敌人,给他来个下马威,叫他知道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至于能否消灭他要根据情况变化而定,不能轻敌和麻痹大意。”

我们埋伏好了,只等敌人送上门来。一会儿,路文学指着窑头方向对我说:“李教官,敌人出来了,你看前面有几个人扛着一面太阳旗(也叫膏药旗)直向我们走来。”我立即叫部队都埋伏好,没有命令不许开枪,敌人越来越近,看的很清楚,有二三百人,后面还拉着大炮,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敌人已到小桥上,我喊道:“打!”于是,手榴弹投在敌人中间爆炸,长短枪也一齐开火,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有的倒下了,有的向后跑,乱成一团。只见有个家伙拿着指挥刀哇哇直叫,大概是说不准跑,经他这么一叫喊,向后跑的又转回来了,有的把死伤人员向后拖、拉、背的。大约七八分钟,敌人清醒过来,他们一听我们这边火力不是那么激烈,也没有机枪声,他们断定不是“老八路”。于是敌人用机枪、大炮掩护,分几路向我们阵地包围迂回来了。这时王友山,高珂看到敌人已进到前面不远,就要冲出去抓鬼子,我一看叫他们赶快停止,并命令立即撤出战斗,因为敌我力量悬殊太大。我们顺着山沟向烟子、白云村方向走去,这时敌人用大炮、机枪尾追,炮弹在我们前后爆炸,机枪子弹从头上嗖嗖飞过,但我们利用山沟隐蔽后撤,连皮也没有碰到,撤出后王友山对我说:“李教官,好险啊!你如果不说停止和立即撤出,我们可要吃大亏呢。”这次伏击,敌人伤亡二十余人,但我无一伤亡。

 

      配合八路军袭击黎城

19383月中旬,八路军一二九师,为沉重打击邯长线的敌人,决定在黎城、潞城间的神头岭伏击敌人,以七六九团攻打黎城,引出潞城敌人,而援助黎城必经神头岭,以三八六旅七七一、七七二两个团加一个新建团,埋伏于神头岭一带,这叫围城打援。

我们的任务是配合七六九团袭击黎城,316日夜袭击黎城时,我们漳河游击队分两股配合他们,一股由李尚文带领破坏黎城至东阳关电线和防止敌人出来,一股由梅花樊、董立法带领配合攻城部队,由梅带领路文学一个小组配给攻城部队领路,董带的人在北坊掩护、监视敌人,我在西关随攻城指挥所在一起。

战斗打响了,漳河游击队的同志亲眼看到了八路军英勇战斗,不怕牺牲的精神。路文学说:“我们刚到城墙被敌人发觉,敌人打出照明弹,机关枪不停地扫射过来,这时八路军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梅营长也要我们进去,但八路军的连长说:“你们引路任务完成了,不能上去,有危险,你们出事我们回去不好交代。”路文学又说:“我们虽没进去,但看到八路军用机枪、手榴弹、刺刀和敌人反复拼杀的情景,真了不起,值得我们学习!”敌人只得求救潞城。

撤出战斗后,大家听说潞城援黎之敌,刚进到神头岭一带就被我三八六旅陈赓部伏兵一举歼灭,取得了毙伤、俘虏敌人一千五百多人,击毙和缴获骡马六百余匹,缴获长短枪八百余枝的重大胜利,大家高兴的都跳了起来,说这时刘师长指挥有方,七六九团的孔营长对我说:“这个胜利也有你们的一份功劳。”

     参加响当铺战斗

    19383月底,我们得知八路军一二九师大部队由黎城县源庄三十亩一带向东南转移。于是我们从横岭向东经浪坡、马家欲到达月槐树。在这里见到了三八六旅七七一团的首长,我说:“我们游击队来向八路军老大哥学习,让我们也去参加战斗吧!”团首长说:“你们来的正好,给我们又增加了一支力量。你们来到前线就算是参加了战斗嘛,这次是伏击敌人的汽车队,在前面埋伏的部队不能太多,你们现在后面找个地方隐蔽休息,如战斗打起来很顺利,你们就去参加消灭敌人。”团首长主要担心我们新战士多,一怕埋伏久了乱动,暴露目标,二怕敌人来了沉不住气,过早打枪敌人就跑了,这也是对我们关心照顾。我们就按照团首长的指示,在距公路二三里处隐蔽观察,埋伏的部队从东阳关往东一直到响当铺以东大路两边山沟路旁都是伏兵。等了很久很久,敌人终于出来了。这时,负责观察、瞭望的路文学报告说:“梅营长,看到敌人汽车往东开来了。”大家听说敌人出来了,都高兴的出来看,李尚文说:“汽车还不少呢。”敌人前面的汽车已过埋伏部队老远还没有打枪,路文学急的像什么似的说:“怎么还不打?”这时老梅说:“这叫他钻进口袋,想跑也跑不了,那时再来一个一网打尽。”李尚文这才明白团首长为什么这样安排的原因。

有战士数着一百八十辆汽车过完了,这时,几发信号弹向空中发出,突然,手榴弹、机关枪,各种武器一齐开火,一会有的汽车烧着了,燃烧的汽车一辆又一辆……一会成了一条火龙,看的真带劲。又经过一阵激烈的机枪、手榴弹声,这是消灭敌人的掩护部队,这时董立法说:“梅营长,咱们走吧。”“好”老梅说。大家巴不得有这一刻,全队分两路很快就来到了现场上下湾一带。但敌人已被奸,于是,我们与他们一块参加打扫战场。敌人的汽车还在呼呼的燃烧,敌人的尸体东一个、西一个,有的同志没见过汽车和日本人,在那里看稀罕,而老八路正在搜找敌人的武器,梅花樊同志指挥大家不要乱,把汽车上和日本人丢下的东西,能拿走的都拿走,如:衣服、毛毡、水壶、铁镐……王友山看见一辆汽车还没坏,他又去加了一把火,大家正在把敌人丢下的东西收拾完准备撤出时,敌人的飞机来了,进行狂轰乱炸。主力部队早就撤走了,这时有人风趣的说:“让敌机给他们自己的汽车残骸尸体加火添油吧。”我们安然的回来了。

 

      黎城解放

由于敌人不断遭到我八路军的打击,在不到二十天内就有两次歼灭性打击,神头岭歼敌一千五百多人,接着响当铺又烧毁敌汽车一百八十多辆,敌人数百人的掩护部队也全部完蛋,因此敌人在我军严厉打击下,不得不放弃长期控制邯长路的美梦,在1938425日离开黎城向东涉县方向逃走。

敌占领黎城时,我们游击队经常活动于城郊、黄须、霞云、北社、古县一带。一天,漳河游击队住在城西村,忽然有下桂花一个老乡跑的呼喘呼喘的到队部对老梅说:“梅营长,城内鬼子想跑了,刚才有个小孩从城里出来,他说他看见敌人慌里慌张的准备东西,说要开路开路的。”梅花樊听后对老乡说:“老人家,你这情报很好,谢谢你及时来报告。”转向孔广仁说:“你带这老大爷休息、吃饭。”又说:“请李尚文、董立法赶快来这里。”我们估计敌人不会在这里久住,因为前几天就看出敌人要走的一些征候,但不知哪天走。一会李尚文、董立法来了,梅花樊同志对他们说:“城内敌人要跑了,我们准备进城,去晚了就赶不上了。”这时大家都高兴极了。

由梅花樊同志带一、二队直向城内开逃,当他们进到西关时听到有吵闹和马叫声,这时李尚文带着董龙贵、王友山、张培盛一队,首先进到城内,接着董立法、梅花樊同志也紧跟着进去,打了几枪,敌人也没还枪,因为敌人已出东关跑了。

这时,黎城牺盟游击队也从北坊赶来,他们听到城内有动静,以为敌人还没有退完,便向城内开枪射击。这时老梅他们想是否敌人又返回来了?便立即进行联系和准备战斗。后来才知道是自己的队伍,避免了一次误会冲突。我们这次缴获了敌人丢下的大批粮食和部分枪支弹药,还缴获了一匹战马和一些其他胜利品。

我和王谦同志是在横岭开完会后赶来的,来时他们正在搬胜利品,看到大家喜悦的样子我们也很高兴。这时,路文学跑来对王谦同志说:“王团长,我说日本鬼子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你看他跑了吧。”王谦同志说:“敌人可不是乐意跑的,是因为强大的八路军和广大的人民群众团结起来把他们赶走的,所以我们不能麻痹,还要不断扩大我们的抗日队伍,动员组织群众,最后打败日本帝国主义。”黎城解放后,我们又扩大了一些人,就在城北停河铺一带进行整训。

19385月初,接到师部命令,说黎城工作团结束,除李大清外,其余王谦、梅花樊等接到信后回师部,另行分配工作。留下黎城漳河游击队由李大清同志率领到襄垣与谢家庆、张国权“挺进”支队合并。于是,我们就和何县长、牺盟会及牺盟游击队的领导,说明上级指示精神并向他们告辞,然后我们工作团的同志也分别走了,这样在黎城一二九师工作团的历史使命也就告一段落。

19385月上旬的一天,我带着李尚文、董立法等二百六十余人来到襄垣找到八路军“挺进”支队司令谢家庆、政委张国权。受到他们热情接待,谢家庆同志说:“老李,听说你们要来,我们很高兴,我们研究了,并经上级批准,把你们部队编到二营为五连、六连,四连是个红军连队,是营长伏洪全同志从老部队带来的,你当营教导员,你们二人一定会合作的很好。”我说:“行!坚决服从命令!”又从四连调一名副连长和一名排长两位红军干部来担任五、六连连长,指导员由李尚文、董立法担任。从此黎城漳河游击队就正式列入八路军的行列了,以后转战豫北、冀南等地,并几次改名,1940年初改为三八六旅十八团,直到解放战争。

 

                                  19838

         (本文摘自《风雨路.战友情》李大清回忆录)   

分享到:
0
上一篇: 八路军总部的后勤保障基地
下一篇: 黎城县抗日民主政府首任县长何公轸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