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烽火岁月
烽火岁月
西顶山下袭日寇
发布时间: 2015-03-11   浏览次数:1479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姚龙长老人讲述  申福忠整理

城南村的姚龙长老人,生于1937年。他记得的逃反,只有1943年五月的那一次,而且记得很牢。他回忆道:

1943年的春夏之交季节,日寇前来黎城扫荡。那时,小麦已经抽穗妍花,地里种的玉米也有半尺多高。那时候,日本鬼子驻在微子镇,由于我党我军的情报工作做的好,鬼子刚从微子镇动身,村里的抗日政府就知道了,一个小时后,估计鬼子到了赵店桥,村里的人就开始往山上跑。我家当时住在村北的沟里,得到消息便跟随母亲往山上逃跑,跑到山边时,遇到了家住在哪里的上党落子二花脸名角靳生儿,他娶了个外地老婆,村里人都叫她侉老婆。两口子还端着碗蹲在门口吃饭。我妈妈招呼他们快跑,靳生儿满不在乎地说:“不要紧,吃完饭再走不误。”原来他凭借着自己是唱戏的,练就了一身武艺,三俩个人根本不在话下。艺高人胆大,干什么也是不慌不忙的。我们母子也没多话,照路向着奶奶洼的逃反窑里跑去。

到了那里,窑里已经有了四五十个人,不大的窑洞已经挤的满满的了,我就在窑口蹲了下来。窑门上挂了个草苫,隔着草苫的缝儿可以看到外面的一些情况。一会儿日本鬼子就来到西顶山下,从哪里传来了密集的枪声。打了一顿饭的时候,枪声慢慢地稀疏下来。又过了一会儿,枪声停了。这时从山上传来县干队用喇叭圪筒的叫喊声:老乡们,出来吧!鬼子走了。

我打开草苫一看,刚才还悄无声息的山沟里陆陆续续地出现了许多人,有的头上顶着捆草,有的头上顶着口锅,还有的顶着个荆条篮子。跑出窑洞的我看到地上的黄橙橙的子弹壳,便弯腰捡了五六个,妈妈看见了,让赶快扔掉,不要捡那些怕东西。

到了午饭前,村里逃反的人陆陆续续回到村里。住在村西头的本家奶奶家成了回村的必经之地。热情好客的奶奶招呼大家进来歇会儿再走,院子里慢慢地聚集了许多人。大家见面后,互相诉说着自己的经历。惊魂未定的我依在妈妈的怀里,听着大家的讲述,默默地记在心里。

靳生儿的弟弟靳木生讲:早晨他和哥哥还没吃完饭,鬼子就来了。从他家崖头上下来一个鬼子兵,端着枪来吓唬他们。武艺在身的靳生儿三拳两脚就把那个鬼子兵打倒在地,夺了他手里的枪。可是他不会打枪,有枪也没用。五六个听到动静的鬼子兵,从崖头上跑到门前,无奈他们人多势众,靳生儿打斗一阵后还是被抓住了。鬼子兵让他找条绳子用于捆绑自己,他示意木生找来条煞绳,鬼子嫌绳子太粗无法捆绑,就一枪打死了靳生儿,抓走了木生。可怜一个闻名上党的梨园名伶,就这样惨死在鬼子的屠刀下。

木生被鬼子押着向西走了一阵,碰到一个身穿黑衣,脖子上系着红领带的军官模样的假鬼子,和他们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话,那人勃然大怒,啪啪扇了那个鬼子兵两个耳光,大声喊道:“巴格!那可是个好唱戏的呀!”

村里的刘炳均大爷讲:他跑到顶底的庙里。东西各有十三间廊房的庙院显得很大。先他进院的本村木匠王庭选,转身从木梯上到了戏台上,然后将梯子抽到台上,四米多高的戏台,没有梯子是上不去的。又一纵身跳到了戏台的木梁上,身体贴着木梁一动不动。刘炳均到了西廊坊里,看见那里有一张卷成筒状苇席,就竖起来钻在中间,一动不动地站在房子的角落里。在他身后的姚家平钻进了一堆谷草中。一会儿,几个鬼子兵来到房里,看到那堆谷草,便用刺刀向草堆里乱戳,一刀正好戳在姚家平的两腿之间,向上一挑便把他挑了出来,被鬼子抓住了。还有牵着家里的毛驴逃跑的赵武全,被鬼子赶得气喘吁吁,还舍不得丢掉驴,结果被鬼子一枪把驴给打死了,他只身左右跳跃着逃到了沟里藏了起来。

一个小队的鬼子和二十多个黑狗队,在顶底庙的周围抓了二十多人,把他们集中起来赶到庙外的一块玉米地里,用枪逼着村民拔已经长得半尺多高的玉米苗,大家极不情愿地敷衍着鬼子。

正在此时,埋伏在顶垴一进两串庙院里的县干队,向鬼子开了火。村民们连忙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县干队的兵力估计有五六十个人,还有一挺轻机枪,火力很猛,又占据着有利地形,全部暴露在县干队火力面前的鬼子兵,尽管有武士道精神,哇哇地怪叫着向山上冲锋、射击,毕竟处于劣势,在被撩到十多人后,便退了下来,躲在地堰向山顶回击,枪声稀疏下来。趴在地里的村民趁此机会爬起来。四散逃走了。

顶垴上的县干队看到多数群众逃出虎口,便边射击边撤出了战斗。打了败仗的鬼子兵,把死伤的十几具尸体和伤兵抬到抢来的牲口身上,搭着驮着,押着没跑掉的四五个村民撤离了战场。

幸运的是被鬼子抓走的靳木生,到了子镇村时,跳下丈余高的悬崖跑了回来。王廷贤、王富昌、李宽祥父子被鬼子带到县城的打蛋厂(现在农产品公司处)给鬼子做了四五天饭后,趁鬼子不留心起早跑回村里。

我奶哥郭脏人讲:我村有个刘拴柱,是抗日县长刘栓龙的弟弟,他和郭脏人、姚脏孩一起参加了区小队。那天鬼子前来扫荡,他们仨和区小队长董孝良(北社人)一起在故县破坏路桥。那时的公路也是从故县村路过,故县村那座一个桥眼的大石桥就成了咽喉要道(当时就有‘城南阁儿故县桥,李堡堂儿北社庙’的顺口溜)。由于桥大费工,还没来得及刨断,鬼子就来了。为了减少目标,董孝良和郭脏人一起顺着公路撤,拴柱和姚脏孩从北社村绕道撤退。拴柱和脏人刚到北社村南的圪廊,就看到北社村已被鬼子占领,村边站满了黄丫丫的鬼子兵,还打着手势让他们过去。脏孩一看不对,便两手抓着枪筒,双腿骑在枪托上,向后顶着土崖,顺着稍有倾斜的沟壁滑到了沟里,顺沟跑了。拴柱亟待转身要跑,被鬼子从身后一枪,正中脑袋,当即牺牲。逃到土地垴的脏孩,急促地向董孝良报告了拴柱牺牲的经过,他们含着眼泪,朝着北社村的方向,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抹掉泪水,向山窑头撤去。

分享到:
0
上一篇: 瞭望防敌寇 阻敌猴儿嘴 ————抗战烽火中的上桂花民兵
下一篇: 平头伏击战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