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烽火岁月
烽火岁月
桃花下众将献策,白晋路战役
发布时间: 2015-03-12   浏览次数:1705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冬去春至,花落花开

  19404月末的傍晚,左权来到了第129师师部。

 师部设在太行山深处黎城县谭村一家院落里。山高春迟,“人间四月芳菲尽”,这里却还是“山寺桃花始盛开”,院墙内外,数树桃花如红云怒放,与天边绚丽的晚霞辉映成趣。春意盎然的院子里,刘伯承、邓小平、聂荣臻、吕正操、蔡树藩、陈赓、陈锡联、李达等散坐着,正谈论得十分热烈。陈赓最先看见左权进来,嚷道:

“副总参谋长,你来得正好!”

左权笑了:“陈赓,你这个促狭鬼!好像在算计我来。”大家一见是左权,纷纷打招呼让坐,左权摇摇手,就挤着陈赓坐下了:

“你们在谈论什么?继续谈。”

刘伯承道:“我们正在讨论交通破袭战的问题。”

“我也是为这个事来的,荣臻和正操在,就猜想你们不会闲着。本来,彭老总也要来的,但朱老总要回延安,好多事情要作安排,我就只好竖起这个啦。”说话间,左权指了指耳朵。聂荣臻关注地问:“朱老总的路途都安排妥当了吗?”

“应该说比较妥当啦。彭老总很细心,事无巨细,就连生活上的细节都考虑了。他吩咐跟去的周桓:总司今年纪大了,一路上要多加小心。有紧急情况,要先轻轻叫醒,等总司令坐起来再报告。如有急电,先把蜡烛点好,再请总司令起来看,等总司令处理完毕再离开。总之,凡能考虑得到的彭老总都考虑了。”

邓小平叹道:“叱咤风云的彭老总,能这样细致入微,真不简单!”

左权笑了笑:“这是题外话啦,还是听听你们的。说实在话,总部把通报发下来,也还没有具体对策,要靠你们这些诸葛亮献计。”

左权说的通报,是指425日由朱德和彭德怀签署的给各师和军区的电报指示。电报中说:日寇现在正拚命修路,各地报告统计之多殊为惊人,且筑路方法和目的都与过去不同。一是以深沟高垒连接碉堡。这些公路筑得比地面高四、五尺,两旁沟深八尺到一丈,沟底宽六尺到八尺。他们是要把根据地割成不能相互联系支援的孤立的小块,也不让八路军转移。以便逐次分区搜剿。二是公路的联络向外连筑,层层扩大加圈。他们的汽车在公路上不停地运动,是想阻挡八路军出入圈内。此外,日军对铁路的防护也加强了。沿线增加了不少据点。鉴于此,电报中指出:此种阴谋若不积极求得阻止和粉碎,待其完成,将会予我坚持敌后之抗战以极大困难和不利。从而要求各部队首长应就当前的实际情况,确谋有效之对策,予以破坏。

“我可不敢当什么诸葛亮,当当臭皮匠吧。”陈赓道:“我看,我们要搞就搞一次大的。正太路我们不是搞了好多次了,这次大家集中力量把它彻底搞掉,怎么样?”

“你这个好战分子!”

左权顺手在陈赓的腰上狠狠捅了一指,正捅在陈赓的痒处。陈赓“哎哟”一声跳起来。“要彻底打掉嘛,”聂荣臻沉吟道:“目前还有些困难,打掉了它还会修起来。不过,打断它三、五个月是可能的。”左权道:“彭老总的意思是大搞…一下,公路铁路一起来。至于正太路,他还是想由荣臻和伯承协力搞,从南北两面同时下手,彻底搞瘫它一个时期,以打通晋察冀和太行区之间的联系。”

左权的话使场上的气氛热烈起来。陈赓微许有些得意:“看来,我还真有些诸葛亮的味。”

你呀,”邓小平在他对面遥点着他:“诸葛亮的味是半点无,健康长寿倒是真的,总之不会老。不过,这个点子还算不错,可以大干一下。”

 

  刘伯承已考虑了一会,这时说:“打正太路的话,南北各打一面不如东西各打一段。荣臻他们打东段,我们打西段。”

“这个办法好!”聂荣臻立即表示赞同:“它可以相对集中兵力,也有利协调。前一段时间,我们都在正太路下了一些功夫,搞得敌人也很紧张。每破袭一次,日军就增加一次兵力。目前他们在这条线上的兵力不下3个旅团,且都是混成旅团,沿线有30多个据点,外围还有几十个据点。铁路上来来往往的装甲车24个小时不断,而且铁路两侧还不许种高梁、玉米。这样的话,给我们的破袭增加了一定的难度,只有集中相对的优势对付他们。”

刘伯承点点头:“还有公路,要搞最好一起搞。日军这次全面加强交通,是从战略角度出发的,我看不独有军事的企图,还含有政治、经济、文化的企图,是一种国家总力战的性质。这样,我们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进行一种全面的交通斗争总力战,综合政治与军事,充分动员群众,打破他们这种‘囚笼’政策。”

“囚笼?”吕正操有些不解。

“这是刘师长的说法。”邓小平代刘伯承解释道:“他打了一个很生动的比喻,说日军是要用铁路作柱子,公路作链子。连接公路和铁路的据点就是锁,这不就成了一个囚笼吗?日军的目的就是想把抗日军民统统装进这个‘囚笼’,凌迟处死!”

吕正操赞道:“这个比喻很形象了!”

听了大家的讨论,左权非常兴奋:“看来我今天没自来,你们的意见可能对彭老总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我想也是可行的。不过,要大动作的话,恐怕还得往后推一推,要让青纱帐长起来才行。那么,各部队可否先行一步,进行一些有利条件下的中小规模的破袭战?”

刘伯承道:“我们正准备在白晋路搞一次。这个计划.因为敌情变化耽误了近一个月,现在可以下手了!”

“全盘搞?”“全盘搞。”“好!这样既可以瓦解日军在晋东南的企图,又可以为更大规模的交通破击战积累可靠的经验。”

“是的,我们也有这个想法。过去,对于平汉和正太路的零破坏和总破坏,总不下百十次,各种手段都运用过:拆路、断桥、塞洞、翻车、袭车、消灭部队、劫毁辎重等,有不少经验和教训。可是,这些经验教训没有及时整理,确实埋没了好些成绩,无从发挥,非常可惜……”

天已暗下来,院子里的桃花和人面都渐渐隐没在夜色里,只有讨论依旧十分热烈。

53日,白晋路全段破击作战命令正式下达——

一、以师特务团并第386旅一部分、祁太地方游击队,附电台一部,为北段破击队,背靠黑峰破击东观、来远段。同时,负有掩护中段破击的任务。

二、以第385旅、平汉纵队主力与晋冀豫边纵队的第13团,担负主要突击方向,彻底破击来远至故城段。顺势烧毁南沟、南关、来远敌存储的军用品。

三、以第386旅主力和决死纵队的四个团,组织南段破击队,担负段柳村、沁县、权店段的破击任务,对夏店、屯留一线之敌人和平遥南北段的敌人进行游击侦察,用破路来阻滞其增援。并且坚决消灭由沁县、漳源出动的敌人。

四、挺进支队为战役预备队,位于云簇以西山地策应。

五、王树声指挥保6团及平()()()地方游击队,在昔()()间破路侦察,主力对榆()()敌游击侦察。

命令出动的部队几乎囊括了第129师全部主力。与此同时,还有20000多群众准备参加破路。

55日,刘伯承、邓小平率师指挥所西移榆社以西的周庄。

    当夜8点,破击作战的部队全部隐蔽进至破击地域……820分,第7693营在团长郑国仲的率领下,潜到了距南关镇镇口不到100米的地方。镇口黑黝黝的,不见丝毫动静,亦不见点滴灯火。唯离镇口约200米的背后有一带暗红的光影,标示着那是一带住人的地方。光影回衬过来,把镇口两座墩实的碉堡映得黑森森的,给人一种阴冷感。四面的山峰也是黑黝黝的,团团挤压过来,又给人一种压抑感。

这感觉有些糟糕。10余分钟后,镇口还没有点滴动静,郑国仲在糟糕的感觉上又增添了一种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呢?

那样的话就真是糟糕透顶!

打南关是这前一天临时作出的决定。本来,第385旅预定的攻击重点是来远,但昨天陈锡联带着几个团、营干部化装抵近侦察,在了解了南关的敌情和地形后,毅然作出决定:重点攻南关。

南关位于白圭至沁县的中间,地处武乡、祁县、平遥三县交界的峡谷里。四周山峦环抱,铁路从该镇甫北延伸而去,是白晋线北段的一个重要补给站,存有大量炸药和军用物资,关押着日军从河北、山东抓来的1000多个修路民工。日军为坚守南关据点,在镇中驻有一个230余人的加强中队,另有伪军200余人。镇口筑有两座坚固的碉堡,每个碉堡有34个人长时间驻守,同时,镇内沿街的房屋都已经过了改造,设有密集的火力点。

虽然这是一种典型的易守难攻的据点,但陈锡联认为,如果突破这一点,将把已修建起来的白晋铁路北段拦腰斩断,极有利于整个破击战的进行,而且南关这个险要地段经过彻底破坏后,那将会极大地增加敌人修复的难度。于是,他决定调整原来的部署,并把啃硬骨头的任务交给了第769团。

领受任务后,郑国仲和政委鲍先志立即召开了营以上干部会议,紧急讨论作战计划。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决定采取“腹地开花”和内外结合的方案。具体以郑国仲率第3营在内线人员的接应下潜入镇内,第2营紧随第3营在镇外配合,一待“腹地开花”,立即跟进去和第3营一道解决敌人,第1营充作预备队。这个方案能否顺利实施的至为重要的一点是:内线人员和白天潜入镇内的侦察班能否利落解决镇口碉堡内的敌人?一旦失败,即意味着整个方案的失败,奇袭势必改为强攻。这样的话,难度不知大多少倍!可是,内线是平遥游击队打人伪军内部的3个游击队骨干,有丰富的对敌作战和斗争经验,而潜入的侦察班又都是灵活且善于袭敌的能手,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时间在一点点地熬过,又约摸过了四、五分钟,期待的香火信号终于在碉堡孔中连闪了3下。

郑国仲心中一喜,毫不犹豫地一挥手:“上,动作要快!”

侦察班长和一个穿伪军服的内线人员出来迎接了,低声说:“刚才出现了一点小麻烦……”

郑国仲利落地截断他们的话:“等会再说,冲进去要紧!”

郑国仲率第3营呈战斗队伍朝镇中央快捷地插去,一直到过了将近半里远,这才与一小队巡逻的日军遭遇。郑国仲眼利口快:“打!”枪响了——

战斗拉开了序幕。

解决日军的巡逻队后,第3营大部立即朝镇中央的敌营房方向突击过去,很快形成了包围之势,小部则解决沿街房屋间的敌火力点……

战斗不久转为对峙状态。

当枪响时,镇外的第2营紧随第3营冲进了镇中。可是,他们人镇不远,身后忽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回头一看,被解决了的碉堡内又喷出了条条火焰,对准备人镇加入战斗的第1营和已入镇的第2营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火力圈。这是怎么回事?没有时间多想了。第2营立即抽出一个连的兵力,和镇外的第1营夹攻碉堡。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鏖战,终由几个战士滚入碉堡的死角,先后用手榴弹将两个碉堡内的日军炸掉了。到这时,他们才知道,碉堡内竞有暗道通向镇中央!

 

发现了这一情况后,第1营立即抽出一个排组成突击队,从暗道中向深处摸去,弯弯拐拐摸了三、四百米后,眼前忽然一亮,竟到了日军营房中间!突击队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们迅速接敌,用手榴弹轰击敌群。利用营房负隅顽抗的日军一下炸懵了,四处乱窜,一时难于找到容身之所。这时,自外面攻击的第3营趁势攻了进来,与日军展开了近身肉搏。约摸1个余小时,营房中的日军全部被消灭。

消灭了营房中的日军后,第3营又加入第12营的街道近战,一步步紧逼过去,沿大街逐屋争夺,最终把残敌挤压在日军司令部的一个大院里,再度进入了对峙状态。

然而,这时双方兵力优劣对比是十分明显的。第769团三个营基本都会聚在这里。复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攻击与反攻击,日军司令部亦告攻克。

凌晨3点左右,战斗全部结束。除40多个日军从地道中逃走外,其余300余名日伪军全部被歼,日军中队长峰正荣也被击毙,同时还缴获了2000多箱黄色炸药和大批军用物资。结束战斗后,他们又对南关段铁路进行了彻底的毁坏。缴获的黄色炸药发挥了极大的威力,一炸一长截,彻彻底底。

撤出南关镇时,天已微明,他们看到的是一副奇景:望不到尽头的铁路道基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在涌动,铁轨已掀翻,道基已毁坏……想象着200多公里的白晋路上,数万人在进行着一种同一意义的活动,这是一种何等的壮观!

分享到:
0
上一篇: 左权将军上马碑
下一篇: 烽火黎城中的抗战故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