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人物访谈

  红色史迹  |  日寇罪行  |  革命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日寇罪行
日寇罪行
何三义老人忆抗战
发布时间: 2015-03-11   浏览次数:27315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杏树滩的何三义老人,当过多年村里的支部书记。他生于1930年,抗战爆发后,他已经七八岁,对那血与火的考验记忆犹新。我们采访他时正值中午,他与老伴郭麦芝已经吃过午饭躺下休息。我们觉得有点唐突,连忙道歉。两位老人热情地把我们拖住,请我们坐下。老人的耳朵有点聋,我搬了把椅子坐在他身旁,几乎是对着他的耳朵向他说明了来意。老何好像不善言辞,老伴却很健谈,就这样俩人一搭一对讲出了他们记忆中的故事:

首先是讲了日本鬼子的残忍。老何说:

我家原来住在村后的杜水庄上,我十二三岁时,那年正月初一日寇来扫荡,在村里没找到人,就顺路来到杜水庄,我们藏在不远的山上,趴在荆棘层中,悄无声息地看着他们的暴行。上来七个人,一个是日本人,其余六个是黑狗队,只拿着一杆枪,见庄里没有人,就开始了抓鸡,七个人围着五六只鸡,闹得鸡飞狗跳,忙活了多半个时辰,总算抓到了,便用绳子捆住鸡脚,鬼子让一个黑狗队挑上,向山下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带着三个黑狗队翻身来到我家的草房前,划着洋火点着了柴草,使劲朝房子上一扔,顷刻之间大火弥漫,可怜我全家赖以栖身的三间草房一会儿便被大火吞没。我父亲看见全家人的生活资料葬身火海,急的跃起身体想下去救火,吓得母亲急忙拖住他,低声吼道:“你不要命了!”眼看着大火呼呼地越串越高,父亲急的用拳头砸着地,眼睛默默地流着泪。直等到那几个鬼子不见了,才赶忙跑下山来,可那么大的火,那里还救得住,父亲顿足捶胸,母亲跪在地下磕头捣蒜,眼睁睁地看着大火肆虐而毫无办法。

山上没法住了,只有下到村里。可到村里一看,情况和山上差不多。不但房子烧了,还杀了人。老何姐夫的母亲,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别人劝她逃跑,她一怕连累孩子们,二来觉得自己已经年老。还怕他们不成?所以躲在家里没出来。他家是个养蜂世家,家里养有二十多窝土蜂。日本鬼子来到他家,发现蜂窝后,便用谷草燎了蜜蜂,把蜂窝挖下来,抠吃里面的蜂蜜。一直躲在家里的老太太,看着日本鬼子在糟蹋自己家里的经济支柱,气不打一处来,也顾不上害怕,掂着两只小脚,螚啊嗱啊走出来,指着日本鬼子破口大骂。日本鬼子正在兴头,看到这个老婆子竟敢出来骂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端起刺刀朝着老婆子就是几刀。可怜七十多岁的老人就这样惨死在鬼子的刺刀下。

又一次,本村石恩贤他大伯叫石荆州,是刚从林县逃难来到村里,乡音未变满口林县话。那天刚出门就碰到四五个鬼子兵和几个黑狗队,说是丢了一匹洋马,问他看见了没有。老石用林县话答道:“我见来?你问我?”黑狗队给鬼子翻译成了“我见了,你问吧。”鬼子让他说出来,他不知道怎么说呢?只是不断地重复着“我见来?”鬼子见他不肯说,便押着他前去寻找,找了几处也没找到,恼羞成怒的鬼子兵便把他刺死在山沟里。

西井村有个郭喜顺,那时还小,大约十四五岁。逃反时只身一人来到杏树滩,问到他的父母,他说父母和哥哥在一次逃反中,被鬼子堵在一孔破窑里,点着了窑门口的玉米杆,生生地把一家三口全熏死在里面。

“日本鬼子真毒辣呀!杀起中国人来就好像踩死蚂蚁一样。中国的老百姓被他们无辜地杀害了多少人呀!”老何深情地说。

谈到八路军艰苦卓绝的战斗,老何说:

那时候八路军打日本确实很艰苦。穿的粗布衣,脚上一双草鞋,好几个人一杆枪,还有的拿着红缨枪。后来装备虽有好转,但比起日本人来还是差得很远。吃的也没有。常常是白水煮着黑豆瓣,连汤带水一起喝。就这也是经常断顿。听说有一次他们到北委泉地主李水成家里借粮,李水成不但不借,还阴阳怪气地说:“我什么时候欠你们的来?”吝啬地一粒粮食都不肯借。

那时候老百姓家里也很穷,支援咱八路军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郭麦芝老人说:“那时候哪里有吃的。老百姓家里经常吃的是打谷子扬下的攸糠,掺几粒玉米,一起推下来吃,和上水后根本捏不住,只好乱成团,蒸一蒸充饥。后来稍好点,玉米比例大一些啦,能捏成板片儿啦。每家的主食就是这东西。”

八路军就在这缺吃少穿武器不足的情况下和日本人战斗。当时有很多人不相信八路军能打败日本鬼子。说连枪都没有,怎么能打仗呢?可八路军就是凭着坚定的信念,凭着不断缴获敌人的武器装备自己,凭着艰苦卓绝战胜困难的意志,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才换来最后的胜利。

何老讲:我亲眼看到过八路军被鬼子残害的场面。那一年,几个八路军战士在北委泉山上和敌人周旋,一炮打过来,一个八路军战士当场被炸死,肚里的肠子都流出来了。还有一次,四五个八路军,其中有个指导员,从茶棚滩北面山上下来,正好与大队鬼子兵遭遇,他们因为不熟悉地形,跑到南面的绝壁下,无路可走了,全被鬼子的机枪扫杀在绝壁下。

日本鬼子每次扫荡,都要在前面安排几个汉奸带路并打探情况。那年日本人从武乡山上下来,听说是到涉县尖庙上去包围八路军的一个工厂,走到小卧铺,与八路军的一个班遭遇,日本人问口令,对方没有答对。八路军战士一看不妙,连忙四散跑开。当时山上柴林不多,植被很少,无处可藏。被鬼子包围起来后,全部用机枪扫死。然后沿着前方探路人留下的灰道到涉县去了。

讲到这里,老何低下头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低声说道:“八路军战士们真可怜呀,死的时候都很年轻,死后有的连个姓名都没留下,死后连个棺木都没有,有的只是往石圪崖里一塞了事。可没有他们的牺牲,怎能换来抗战的胜利?所以,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是值得的。”

“现在可好了。”老人话锋一转,声音也提高了:“共产党不仅打败了日本,还消灭了蒋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国。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们由穷变富。现在想吃什么有什么,大米白面猪肉鸡蛋随便吃。我们真是有福气,赶上了现在的好日子,真是托共产党的福啊!”

采访结束了,我们衷心祝愿何三义老两口健康长寿,多享几年幸福生活。

分享到:
0
上一篇: 刻骨铭心“逃反”路
下一篇: 死里逃生的王先珍老人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