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人物访谈

  红色史迹  |  日寇罪行  |  革命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日寇罪行
日寇罪行
死里逃生的王先珍老人
发布时间: 2015-03-11   浏览次数:33327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王先珍大娘是仟仵村江启堂老人的老伴。生于战火纷纷的1938年。他的老家是县城北面的北坊村,原姓靳,还有个比她大三岁的哥哥。一岁多时她和哥哥随着父母逃反来到南委泉村,借住在村西头的一户人家家里。

王先珍依稀记得,那年春天,哥哥把她架在脖子上村边玩耍,忽然看见有个身穿军装,打着裹腿的大人,高高的个子,圆圆的脸庞,背着枪从家里走出来。哥哥高兴地告诉她:“闺女快看,那就是咱爸,可能是去参军去了。”这是她记忆中唯一的却很模糊的爸爸的形象。后来,听说她爸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母亲带着她和哥哥改嫁到上黄堂村,她随后爸改姓为王。

她两岁多那年的秋天,日寇扫荡南委泉一带。母亲带着他和哥哥一起去逃反,年幼的她自己走不动,还被吓得哇哇直哭,心烦意乱的妈妈又要拿东西,又要抱孩子,顾上东顾不了西,累得气喘吁吁,急得满头大汗。为了逃命,妈妈心一狠,随手把她丢在地堰一个塌葬窟窿里,回头也看了两眼,便急匆匆地跟着逃反的人群向山上跑去。走了一段路,一起逃反的老姨夫看到她妈妈怀里没有了孩子,就追问孩子哪里去了。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母亲,眼里含着泪水,抱怨地说:“大人还怕活不成。那还顾得了孩子。”老姨夫一听,着急地问她妈:“你把孩子扔在那里了?”她妈用手向后面一指说:“就扔在那个地堰啦。”

老姨夫赶忙返回来找她。在周围几块地堰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眼看日本鬼子的队伍就要来了,满头大汗的老姨夫,放弃了找她的念头,赶忙扒上地堰操小路向山上跑。就在上地堰的一霎那,忽然听见地底下隐隐约约有孩子的哭声,老姨夫顺着哭声找去,在塌葬窟窿里看到了头朝下,嘴偎在底下的她,便一个激灵跳下去,抱起她用胳膊夹着,大步流星地朝山上跑去。

讲到这里,王先珍老大娘风趣地说:“要不是老姨夫,那还有我的一生?哪还有现在给你们讲故事这一幕?”我们也不无诙谐地说:“你老大难不死,才得以安享现在的幸福生活。”王大娘咯咯地笑了起来。

王先珍四岁那年初冬的一个傍晚,日寇又来扫荡,妈妈给她把枕头里的秕谷倒掉,里面装了两只布鞋,一头一只背在身上,跟在大人们后面往山上跑。她小小的个子,单薄的身躯,走在平路上还能勉强赶的上大人。到了山上,路越走越窄,越走越陡,两旁荆棘层生,加之年幼体弱,走得越来越吃力。正在这时,一段几乎是直立的石头小路挡在前边,她用小手扒着石头的棱角,使劲地向上攀,眼看上去了,脚下一滑,又跌到了下边。几次三番这样,她的力气不支,再也无力爬啦。赶忙呼叫前面的妈妈,妈妈回头看了看,答应也没答应,跟着人们走了。幼小的她,急得哭了起来。这时,奶奶拄着擀面杖从后边走了过来,她赶忙向奶奶求助,奶奶自己先上去,回身用擀面杖拉了她一把。小先珍借着奶奶的力,使出浑身力气向上一跃,才爬上了这段陡路。奶奶见她上来了,夹着被子头也不回地只顾自己走了。小先珍在后面喊道:“奶奶,奶奶,等等我,等等我!”奶奶停也没停,低声训斥道:“不要反闹,悄悄地跟着走。”小先珍赶忙跑了两步,才赶上了奶奶。她喘着粗气,一声不吭又一步不落地跟着大人跑向山顶。

小先珍随着逃反的队伍来到西圪节山上,那里有一座种山地人家草房,房子不大,也没有什么家具,几十个人就挤在一起,背靠背席地而坐,谁也不敢出声。到了晚上,大家拿出带在身上的干粮,用三块石头支起锅,烧了一锅开水,将就着吃了一顿晚饭,见没有什么动静,便在四周悄悄地溜达了一会儿,又回到草房里背靠背席地而坐,相互依靠着打起盹儿来。

等到天亮,几个年龄大一些的人猫腰上到到山头四面看了看,虽没有看到什么动静,却也没见有人走动。日本人是否走了?大家心里没有底,只得继续呆在山上。过了两天,原先带的干粮吃完了,也不敢冒然下山,只有饿着肚子在山上死等。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把种山地人家放在草房里的南瓜煮上一锅,大人小孩压一压饥。就这样在哪里等了五六天,看到有人来往走动了,经打听确信日本人走啦,小先珍和奶奶才相互搀扶着,随着众人下山回到了村里。

王先珍老人讲到这里,坐在旁边的老伴江启堂忍不住也讲起他的一次逃反经历来:

那年秋天,四五岁的江启堂被父亲背着上山逃反,来到村上种山地人的家里,与先到那里的奶奶汇合后,想跟着藏到山上的树林里。一会儿,又来了村里的两个人,说是老日军已经到了村下。正说着,天上响起了轰隆声,抬头一看,两架黑黑的飞机从东面飞来,到了山边便就地盘旋起来,飞机飞得很低,在空中转了两圈,朝着村西上山的小路扔了两颗炸弹就飞走了。那时候,村里住着八路军的被服厂,后来听说日本飞机扔炸弹的时候,被服厂的一个姓郑的干部正用右胳膊夹着他的三岁的孩子往山上跑,炸弹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炸响,他浑身一震,赶忙趴下,谁知胳膊一松,孩子顺着陡峭的山坡骨碌碌地滚到了五六丈高的山崖下,那个老郑急得伸出胳膊去捞,那里还捞得着。眼看着孩子掉下深渊,老郑毫无办法,爬在那里不敢动弹,直等到鬼子的飞机飞走了,才下到山下找到了浑身擦伤、满头荆棘的孩子,好在孩子并无大碍,只是被吓得眼睛直瞪瞪的一声不响。老郑又拍脑袋又揪耳朵,好大一会儿孩子才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哭出声来,老郑赶忙抱着他向山头跑去。

江启堂老人回忆道:“那个孩子后来在村里住了二三年,才随父走了。直到现在还记得他叫郑永茂。唉!说起逃反来,我们这么大的人谁也受过那个罪。那真是生于死的遭遇,血与火的洗礼。不过现在好了,我们的国家强大了,那个小日本再也不敢来欺负我们啦!”

分享到:
0
上一篇: 何三义老人忆抗战
下一篇: 仁庄东洼人的逃反点滴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