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人物访谈

  红色史迹  |  日寇罪行  |  革命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日寇罪行
日寇罪行
葫芦脚惨案亲历记
发布时间: 2015-03-11   浏览次数:49195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我叫石爱香,生于1933年。抗战开始时我五、六岁,已经记事啦。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1941年秋天,日本人从武乡那边过来扫荡,从白脸坡下到葫芦脚,群众都跑了。鬼子们在村里挨家挨户地搜刮东西,发现了八路军存放在村北窑洞里的弹药库,高兴得吾哩哇啦喊叫着,把一箱箱子弹、手榴弹搬到打谷场上,上下堆上谷草,放火点燃。只见火光冲天,子弹、手榴弹的爆炸声顿时炒豆般地响起来。我们逃反藏在村上的土劈缝里,一匹竖土挡着我们,被火点爆的子弹嗖嗖地飞到洞前,又噗噗地落在土里,吓得我们缩着头一动也不敢动。

日本人走后,我们才试探着陆续回到家里。到打谷场上一看,场中间炸了一个大圪道,有炕那么大,一人多深。把八路军一窑洞军火全给毁了。

第二年的正月初二,天刚麻麻亮,在村外站岗的民兵,跑回村里大声喊着,“老日军来啦,大家快跑呀!”

还在睡梦中的我,被父母从被窝里拖了起来,一听说老日军来了,吓得一声也不敢吭,顺从地穿好衣服,跟着父母没命地向山上跑去。我家还有两个十六、七岁的八路军伤员,路上又有几家集中在一起,约有二十多个人,跑在野外一个土窟窿里。当时我弟弟才一岁多,哪有见过这个阵势,吓得哇哇直哭,我妈使劲地把他搂在怀里,用奶穗堵上他的嘴,生怕哭声暴露了大家。

这个土窟窿的上面,正好有一棵向下垂着的柏树扑棱,把窟窿遮了个严严实实。我父亲毕竟胆大一些,趴在洞口,拨开柏树枝,不时地向外观看。只见从邻村阳坡的北脚上下来八九个人,有老有少,拼命地向山上跑来。刚跑到我们村边,恰好与一对日本兵遭遇。被他们抓了起来,押着到了村上的一个沟里。

这是天已经大亮,日头已经升上来了。我父亲看见日本鬼子手里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在阳光反射下一闪一闪的很刺眼。他们把被抓的群众集中到沟里,便开始了屠杀。我在土窟窿里听得很真嚓,一声声的惨叫后,一会儿便悄然无声了。我父亲悄悄地探出头去,向下望了望,看见沟里横七竖八地躺了一片,全被杀死了。

傍晚,在确信日本鬼子走后,我们才从土窟窿里走出来,悄然回到了家里。第二天,听村里的人说,那一堆死人中还有两个活着。父亲便去打听。一会儿,父亲就回来了,向我们诉说了事情的经过:

那些死难者中,有北脚老钟家的老婆和他的一对双生儿子,年龄十五、六岁。鬼子砍妈妈时,妈妈顺势把一个儿子带倒,重重地压在身下。妈妈死了,儿子逃过了一劫。

还有个老婆子,当年已经六十多岁,却很机灵。鬼子挥刀砍其他人时,军刀在她身上划了一下,便顺势倒下去了。鬼子杀完人后,还挨个检查了一遍。那个操着襄垣口音的黑狗队,把她掂着领口令起来,她假装死了,头随着黑狗队的摆动无力地摇晃着。听那个黑狗队说了声:“妈个屄,都死了。”把她重重地甩下,用穿着翻毛皮鞋的脚,在脊背恨恨地跺了两脚,便走了。

老婆子忍着疼痛没敢吭声。到黄昏时,周围静下来后,才慢慢滴睁开眼,推推这个也不动,那个也不动,只有那个未死的孩子,见有人推他,才从妈妈的身底下拱了起来。确认其他人都死了后,两人才爬着到了核桃沟。慢慢地回到家里。

这次惨案,除了两人侥幸逃生外,死了七个。尸体埋在松树坡下的那块地里,地块不大,占了多半块。那以后,每逢路过这块地边,心里害怕的赶紧走上两步。

日本鬼子的暴行,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还要让子孙后代永远记住日本鬼子所犯下的罪行,永远记住前辈们所遭受的苦难,建设好我们的国家,让小日本再也不敢侵略我们的国家。

分享到:
0
上一篇: 栗乃江逃反记
下一篇: 惨无人道老日军 病毒杀人真残忍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