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将士纪事

  将士回忆  |  将士纪实
当前位置:首页 > 将士纪事 > 将士回忆
将士回忆
抗战时期驻守黎城的国民党军和八路军
发布时间: 2015-03-10   浏览次数:1785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张步亨

 

1、川军血战皇后岭

1937年“七七事变”,中日战争爆发,全面抗战开始。蒋介石把华北、华东、华南划分为五个战区,山西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为阎锡山,副司令长官为朱德,南路前敌总司令为卫立煌。第二战区所辖部队有中央军、晋绥军和八路军、川军、桂军、黔军、滇军等。

1937年冬,川军李家钰的47军奉蒋介石之命调到山西抗战,归属二战区指挥,李宗昉178师驻防东阳关其中一个团团部就设在黎城长宁村。部队分别驻守在长宁、岭上、东阳关、小口、上湾、下湾、龙王庙;在涉县响堂铺、塔庄设有哨所,主要任务是镇守东阳关。为更有力地打击敌人,他们在皇后岭沿线和长宁村的尖谷谷山上修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既有战壕也有掩体,还在皇后岭公路两侧的山岭上各修了一个炮楼,长宁尖谷谷山上和小口村东南山上也各修有一个炮楼。

川军的纪律严明,对老百姓态度和蔼,买卖公平,深得黎城人民爱戴与拥护。

1938年的正月十日,日军东阳关发起猛烈进攻,川军凭借皇后岭沿线边墙(即内长城)的工事和炮楼,居高临下,给予了进犯的日军以严厉打击,日军组织了多次冲锋,都被川军一次次打退,激烈的战斗整整打了天,直到正月十七日夜皇后岭阵地仍然在川军的把守之下天共消灭日军千余人。

日军在东阳关前弃尸累累,仍然无法逾越川军的防线。令人没想到的是黎城的大汉奸高承祖竟然领着日军从涉县顺楸树垣沟上来,要抄川军的后路。十七日下午太阳落山时,这只日军在汉奸高承祖的带领下到了楸树垣村,天黑时就向值守在龙王庙村的川军发起了进攻,川军只有三十余人,尽管他们奋勇杀,战斗打了两个多小时,终因寡不敌众,牺牲了二十余人,所剩的战士边打边退,撤离战场。日军占领了龙王庙村,又在高承祖的带领下连夜经马家峪、榔坡、高石河直奔北顶、三皇垴,在那儿架起炮,猛轰皇后岭,使川军腹背受敌,经过天激烈战斗的川军伤亡巨大,遂分别向南山和城内方向撤退,于是日军先占领了皇后岭,接着占领了东阳关,十八日午即占领了黎城县城。

川军纪律严明,英勇杀敌,浴血奋战东阳关的事迹,被黎城的老百姓代代相传。

1943年李进发在黎城第四高小学习时,曾和几个同学到皇后岭和长宁尖谷谷山上参观川军修筑的工事遗址,只见那些战壕和掩体都已坍塌了,但炮楼的根基尚能清晰看见,现在留存的只有塔儿庄哨所仍然屹立在该村南边的山坡上面,完全是用石头修筑的。

2、河北民军如土匪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沿汉铁路向南进攻,先占保定、石家庄,后占邢台、邯郸,沿途的河北民军十万余人被日军打得七零八落,有的投敌当了皇协军,有的就地为土匪,还有部分散兵败将跑到太行山成了兵匪。他们三五十人一伙,一两百人一群,到底有多少伙,谁也说不清。他们打着抗日的旗号,到处流窜,沿途抢劫。他们不仅在路上抢,也到老百姓的家里抢,黎城好多村庄的老百姓家都被他们抢劫过,老百姓深受其害,单单我们龙王庙村就曾经遭到三次河北民军的抢劫和骚扰。

第一次是在1937年腊月的一天上午,从榔坡、马家峪沟出来一伙河北民军,大约有一百来人,经龙王庙往峪里沟方向走。行至塔儿庄与川军哨所的十几名战士发生了冲突,结果开了火,致使正准备抗日的川军战士牺牲六名,负伤八名,当地群众用担架将受伤的川军战士抬到长宁川军医院去治疗。

第二次是1938年3月上旬的一天上午十点左右,从榔坡、马家峪沟出来一百多名河北民军。当他们走到龙王庙村时,老姓远远看见兵来了,就纷纷往村外逃跑。他们见人要跑,就大喊大叫不让跑,并拉着枪栓威胁说再跑就开枪了,吓得老百姓不敢跑了,除少数人跑出村外,多数都被迫返回家里。当时李进发的家有个后门,可以从后门跑到野外,可当几家邻居走到李进发的院内时,也被那些民军堵住了。妇女们都不敢回家,就挤在李进发家窑洞的炕上,青年妇女坐在炕里面,老年妇女坐在炕的前面挡着她们。这些民军进村后就说他们是河北的民军,是抗日的队伍,把老百姓集合起来有一位司令训话:“弟兄们,宿营地到了,大家随便点吧!”这一会可把李进发他们村给糟蹋透了,他们随便住在几户人家里,见李进发家的北屋安有一口大锅,将伙房设在李进发的家里。接着就挨家挨户搜家,把各家各户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拿到李进发家的院子里,又从村里抓了两个人给他们做饭,有白面就先吃白面,吃完白面再吃米饭。中午和晚上就吃烙饼,早上再吃小米饭。

这些兵匪们见到男人刺眉瞪眼,就是一副凶神恶煞般的面孔,见到女人嬉皮笑脸,就是一副流氓无赖的嘴脸。他们张口骂人,伸手打人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一般,百般欺负凌辱老百姓。

尽管三月上旬的天气还冷,山坡上阴背的地方还有积雪,但这些河北的民军都已是穿的单军装。在军装的里面穿的是什么呢?竟然是从各地老百姓家里抢来的妇女的绸缎衣服和裤子,这些绸缎衣裤有棉的、有夹的,也有单的,他们还在两手上戴着来的金、银戒指,胳膊上戴着抢来的银手镯,有的民军竟然在手腕上戴好几个手镯,他们的被子里没有棉花,全是装着抢来的绸缎和好布料,挎包里则装的是抢来的贵重东西。

这些民军匪徒们还挖开李进发和他的乡亲们藏东西的暗窑,抢走乡亲们的贵重财物,如他们从董引贤家的暗窑弄出两块天蓝色的仁丹士林布(当时属好布料),就将这布料拿到李进发家,按子弹的尺寸拉开,让妇女们为他们做成了子弹带,最令人发指的是,当晚还有五个民军坏蛋轮奸了他门村的一名妇女,真是一群连禽兽都不如的家伙。

第二天这帮兵匪走后,全村所有住过兵匪的家中、院内都被抄得乱七八糟,好多人家都到李进发家去认领他们被去的东西。

没想到才过了两个小时,村子里又来了一伙约200多人的河北民军,他们和头一天来的民军德性差不多。老百姓接受了头一天的教训,赶快组织慰问他们,因村里没猪,就杀了两头羊送给那个长官,这位长官收了礼发话了,可算没有胡闹,第二天上午就走了,群众免遭一劫。

骑四军原是张学良的东北军,1936年西安事变后,被蒋介石改编为中央军骑兵第四师。1938年春,日军第一次占领黎城时,骑四师的一个团住在距东阳关十三公里的涉县峪里村,由于怕遭到住在东阳关的100多个日军的袭击,他们每天上午派三个骑兵到龙王庙村把马拴在李进发家门口的槐树上,然后由一个兵看马,两个兵到东坡村最高的山顶上放哨。在这个山顶往北能看到涉县的石门,往南能看到东阳关村的二十垴,如果没发现情况,天快黑时就骑马回到峪里;如果在山顶看到日军出动,当即跑下山来快马加鞭跑回峪里报信,然后全团人马就跑到石门后山沟里藏了起来,直到日军走后才又返回峪里。他们不打鬼子,却能糟害老百姓,在峪里村把大财主刘连邦家抢劫一空,处处遭害百姓,而对敌人却没打过一枪。

李进发说,他见过的这三类国民党军,川军是抗战打日本的;河北民军是被日军一击即溃,然后跑到太行山当兵匪,到处为害人们;骑四师是纪律差,怕日军,不敢打日军。

3、八路军是人子弟兵

1937年8月22日,中国工农红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十八集团军第八路军,朱德任总司令,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把红军整编为三师六旅十二个团,一一五师师长林彪,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9月东渡黄河到华北抗日,归属二战区,他们是人民子弟兵,是真正的的抗日队伍。

193711月,八路军一一五师、一二九师地方工作团到黎城建立了共产党黎城第一个党支部,12月成立了黎城县委。

1938年3月16日八路军一二九师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强攻黎城,设伏潞城神头岭,毙伤日军1500余人,缴获长短枪300余支,打死和缴获骡马600余匹,俘敌80多名。

3月31日由129师副师长徐向前指挥在东阳关与涉县响堂铺之间设伏截击日军车队,烧毁日军汽车180辆,歼敌400余名,缴获步枪300余支,轻机枪10挺,迫击炮四门,还有大批军用物资,活捉日军3名。

两次战役的告捷,大大鼓舞了人们的抗日信心和决心。这以后又在黎城黄崖洞,茶棚滩,曹庄、长畛背等地多次打击日军,受到了人民的拥护与爱戴。

八路军不但英勇善战,而且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们到了宿营地,队伍在村外暂停,派人到老百姓家里号房,一切安排好后才让战士们分头到各家住宿,入住后放下背包先打扫室内外卫生,有炕睡炕,无炕就打地铺,从房东家要点谷草、麦秸铺上,有席子铺个席子,没席子就在谷草上面睡觉。每天还要给房东扫院、担水;借东西也是按时归还,损坏赔偿;买东西公平交易,对群众态度和好;待人接物礼貌当先,见到老年人,男的叫大爷、大叔;女的叫大娘、大婶。见到青壮年男的叫大哥,女的叫大嫂。出发时将铺的谷草、麦秸、席子一一归还房东,还要将屋内屋外打扫干净,背起背包,向房东告别说:“我们走了,麻烦你们了。”然后到外面集合。李进发的父亲对战士们常说的两句话就是:“弟兄们下次过来还到咱家住。”把同志们送到大门外。紧接着部队上检查执行纪律的同志来了,挨家挨户地询问损坏和丢掉了什东西没有,如检查没有发现问题,回去给领导汇报后,队伍才开走。

龙王庙村家家住过八路军,李进发第一次见到八路军是在1938年3月30日中午,邓小平、徐向前率一二九师三个主力团在马家峪、龙王庙、楸树垣休息吃饭,邓小平和徐向前等几个首长在楸树垣,八路军的纪律非常严明,对老百姓态度和蔼,他们就在村边的地里就地休息,炊事员就在旷野支灶做饭,一点都不扰民。饭后在当地找了几个向导带路,部队就从东峧沟、东石铺沟翻山越岭走小道经东庄、西庄、三街、岭西、后峧,夜间在黎城东阳关的上浣、下浣、小口,涉县响堂铺、杨家山周围的山沟里埋伏起来,3月31日上午打响了响堂铺伏击战。战斗胜利结束后又从原路返回龙王庙、楸树垣村,这才住进老百姓的家里休息。当时李进发家的北房和西房都住满了八路军,因为打了胜仗,指战员个个兴高采烈,到处宣传抗日,宣传响堂铺伏击战的重大胜利。

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有一个四川籍的战士兴奋地用四川话给李进发他们讲解战斗的经历,但李进发听不懂四川话,那个战士就用手比划着讲解,说烧毁了敌人180辆汽车。另一个战士看见李发喜爱玩具,还送给他一个楠木做的“小猴爬杆”的玩具,很好玩儿的。

八路军第二次住在李进发家时,电台就设在南房里。当时用的是手摇发报机,李进发的家成了机要重地,大门口还安排有战士站岗。伙房设在李进发的邻家,部队的生活异常艰苦,做饭时只有粮没有菜。事务长见李进发家的屋檐下挂着很多干豆角,就要花钱买下来。李进发的父亲说:“弟兄们每天吃小米饭行军打仗就够辛苦了,吃饭再没有菜就更苦了”于是,就把所有的干豆角摘下来送给了事务长:“就让战士们吃了吧,还要什么钱呢?”但事务长坚决不干,推让了好一会,李进发的父亲最后只象征性地收了两毛钱,事务长才把那些干豆角拿走。尽管只是些干豆角,但总比没有菜要好吃得多。

还有个战士托李进发为他买二斤白面,李进发就引着那个战士到邻居家买了二斤白面,并按市价付了钱。那个战士想把那二斤白面烙成大饼,可又没有油、盐,李进发的母亲知道后就用自己家的油盐给他烙成大饼,那个战士没舍得吃一口,将大饼包好后放在挎包里,说要等行军打仗时饿了再吃。

还有两次八路军到李进发他们村,都是在深更半夜,为了不打扰群众休息,他们就露宿在村边的地里和大路上,直等到天亮才到老百姓家号房住宿。其中有一次还是刚下过雪不久,遍地都是雪,战士们就在冰冷的雪地里过了一夜。

八路军对老百姓买卖公平的事迹比比皆是,新一旅在黄须村居住时,多次到龙王庙村为军马买草,每次到村里都是找村长按市价当面付款,买好后再用军马驮回去。李进发在小口村有一个表哥,他家喂着一匹好骡子,高大结实,体强力壮,住在长宁村的八路军听说后就去小口村花费20石米的高价将那匹骡子买下来,用于驮炮使用。李进发的表哥说,这匹好骡若是碰到中央军的部队,只怕是一文钱也不给就被拉走了,你不阻拦还好,你若要阻拦,可能还会挨上两耳光。

4、军民鱼水情谊深

1942年和1943年期间,军队开展大生产运动,邓小平带领的队伍还在长宁村开荒种地。

1944年冬,769团住在长宁村开展练兵,就在庵上附近的地里修筑了练兵场,并设有天桥软梯平台单杠双杠木马草人操场靶场等器械。

抗战时期,沿路各村都设有军人招待所,招待过往的八路军,每天有两个妇救会员坐在招待所门口,一边做着针线活儿,一边等着接待来往的八路军。接到八路军,就先将他们领进招待所休息,并告诉村长让管民事的人派饭,夜晚再安排住宿。李进发至今还记得看招待所的妇救会员经常唱的一首歌词:“咱二哎人坐在了招待所门口,招待那来往的过路军人……”

(根据李发提供材料整理)

分享到:
0
上一篇: 奉献自己的一家
下一篇: 我们的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