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将士纪事

  将士回忆  |  将士纪实
当前位置:首页 > 将士纪事 > 将士回忆
将士回忆
凤子驼采访记
发布时间: 2016-12-25   浏览次数:1030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董长熙
 

      2016年11月23日,我跟随黎城县人大副主任孙广兴、原黎城县人大副主任师翠焕以及师苏英(女,1955年生,共产党员,凤子驼人,1985年——1994年任村支部委员、妇联主任)、程家山乡领导在凤子驼村采访。
 
我二伯父和父亲给邓小平的坐骑打蹄
 
师苏英:我家是从林县东漳村迁来的,大约在1911年或者1912年。当时,我爷爷师九桂和我奶奶用担挑着我大伯父大姑姑,一路走来,没有什么家产。在村子里定居后,又生育五男二女。爷爷奶奶和我二伯父师来元(1913——1974)我父亲师友山(1918年——1970年,属马)都是铁匠,在世时常给我们讲给邓小平的坐骑打蹄的故事。
1939年秋初的一天,几个八路军从平顺方向骑马翻山而来,路过我村,在我家住了一夜。凤子驼村居在半山腰,村中道路陡得很,我家住在村下边,临路隐蔽便于转移。八路军来的时候已近傍晚时分,村干部王春令(193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王书田(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吩咐要好生招待,还在村里村外设了岗哨。二伯父和父亲把八路军让到窑洞里,叫家人烧火做饭,招待自己的队伍,二人牵着马往圈里拴。这时,我父亲看见年长的八路军骑的马下坡时腿脚不利,低头一仔细看,马的鞋(铁掌)快要掉下来了,说:“二哥,八路军打日本多么辛苦,咱们会铁匠这门手艺,得为抗战出点力。”
夜里,年长的八路军和警卫人员都睡着了,弟兄俩点亮皮油灯,叮叮当当敲打起来。不一会儿,一副崭新的马鞋打制好了。二人连夜给牲口换上新鞋,在槽里添加了足够的草料,给马饮了一些水。走出圈子,二人掩了掩破衣服,依偎着睡在了大门外。
天亮时,年长的八路军在窑洞里喊“小李”,师家兄弟也被惊醒,警卫员都醒了,睡在大庙里的随行人员陆续来了。早饭吃过后,警卫员牵马时惊喜地喊出来“首长,快看,新马掌哎!”年长的八路军询问了缘由,对师家兄弟连连道谢,解释说:“原计划过了东阳关再钉蹄,没想到这村有人才幺。”我父亲偷偷问村干部:“首长是谁?”“区上派的差,咱也不知道。”
八路军离开村子一段时间,村干部才说“首长是邓小平,就是那位年长的八路军。”
 
我父亲与赵紫阳的交往
常树斌(1947年生,凤子驼村人):我村地处黎城县东南部,向东不远与平顺县搭界,沿着山路向东几十里就是河南省林县合涧。抗战期间,村里人常志德养着好多羊,我父亲常恩思(1924年生,属鼠)不识字,经常贩羊维持生计,售羊的地点多在合涧。有一次,父亲赶着羊快到合涧时碰上了八路军,一个负责人模样的人说:“你有多少羊,我买多少。”“你先收下这几只羊再说。”那人付了钱,还开具了一张介绍信递给我父亲,指了指山上的一座庙院:“下次来时,到古庙里找我”。我父亲回家后,又组织了一批羊赶往合涧。快出黎城县的时候碰上了县税务局的人杨板,杨说:“你偷税,得受罚。”我父亲拿出介绍信,杨一看连忙说:“不收税了,快走哇!”“信上说甚?”杨指着信上的字说:“这三个字念赵紫阳。”父亲也纳闷了,这个收羊的八路军有这么厉害!多次来往之后,我父亲与赵紫阳相熟了。不久,赵紫阳带着七八个八路军来到凤子驼村,他们住在龙王庙里。村干部叫来村民支起大锅,给他们吃的是抿节(黎城方言,玉米食品)。赵紫阳劝我父亲参军,我爷爷病重不同意他走。他们在我家住了几天就走了,临走时还让我日后去找他,他还说我比你大两岁(赵紫阳1919年生,实际是大五岁),河南滑县人。
另外,皮定均的游击队常在这里活动,住在龙王庙里,我大伯常恩龙、二伯常恩北都是游击队员。
1940年以后,黎城县第三高小还在村中的龙王庙办过几年。
1938年正月,川军从村子下边的沟里撤退,有的川军还赤脚穿着草鞋,他们说的话大都听不懂,只有一句村里人记得比较深刻“我们的撤退地点是微子镇”。有几个川军在龙王庙里休息了半天,其中一个重伤员疼痛难忍,跳在庙傍的大池里。后来村民去担水发现池中漂着衣服,打捞上来才知道是个川军。我爷爷常守河是村副,派人把他掩埋了。
郭苏珍(1926年生,属虎):川军路过我村时王显勤是编村村长,他组织村民给川军水喝,还送一些干粮。

分享到:
0
上一篇: 齐心: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
下一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