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将士纪事

  将士回忆  |  将士纪实
当前位置:首页 > 将士纪事 > 将士纪实
将士纪实
放 羊 孩 观 战
发布时间: 2015-03-11   浏览次数:1366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吴建芳

吴进旺奉命带领着十几名八路军战士来到自己的家乡坟峧村执行任务。为了不打扰乡亲,就将战友们安排在自家和几个邻居家里住宿。

这些八路军行动很隐秘,经常是白天在家睡觉或悄悄说话,一到晚上就不知去向。村里人感到非常诧异。

本村有个放羊孩叫杨其枝,十五岁,是个孤儿。靠帮有羊的人家放羊糊口。他与吴进旺原先就是形影不离的好伙伴,听说哥们回来啦,就经常前来找他聊天玩耍。但因进旺一直任务在身,就连说话的机会也很少。

这一天,杨其枝终于在山上远远看见他们回来了。就把羊交给另一个伙伴看着,自己连蹦带跳地来到进旺家里。只见院子里靠东墙的地方,竖着一溜儿崭新的三八大盖步枪,杨其枝好奇地走上前,顺手拿起一只仔细地瞅抹起来。

一个八路军小战士立即上前阻止道:“小孩子别乱动,走了火打伤人可不是玩儿的。”

杨其枝不服气地说:“神气什么?叫我小孩子,你能比我大多少?”

小八路见这个小孩子很有个性,态度马上缓和下来,和颜悦色地说:“你喜欢枪吗?”

“当然喜欢。”

“你看这枪好吗?”

“枪是好枪,就是有枪不打仗,中看不中用。”

小八路一听此话,心里立刻急了。“谁说我们不打仗?”

“不是吗?我只看见老日军来作乱,老百姓忙逃反,就是没看见你们打老日军。”

小八路立即反驳道:“你没看见就是没打?”  ……

他们俩谁也说不服谁,就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起来。

他们大声的争吵惊动了屋里的人。一位看上去是领导模样的人走出来,打了个手势止住了他们的争论,道:“小陈,你和小老乡在吵什么?”

小战士看到领导出来了,立即有了底气。高声说道:“首长,你给评评理,他说我们拿着好枪不打仗!我听了就是不服。难道这些枪不是打仗缴来的?”

那位被称为“首长”的人和蔼地说:“你们俩说的都有道理。他说你没打仗是因为他没看见。你说这些枪是打仗缴获来的也是事实。要想让他相信,就要让他看一看我们是怎么打鬼子的,他就会服气的。”

杨其枝一听此话,马上来了劲:“对呀,还是这位首长说的在理。让我跟上你们瞧一瞧,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自然就信了。”

首长想了想指着小陈说:“我看行,明天不是正好有任务,你和本村的小吴带上他去看看,但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说完,就回屋里去了。

见首长下达了任务,小陈立即找来吴进旺,和他商量具体的安排。吴进旺悄悄地对小陈说:“这个孩子很犟,带着他去也行,但是得靠你约束他。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的话怕他不听。”

小陈把杨其枝叫到另一间房里,严肃地对他说:“打仗可不是玩儿的,你要去必需得听话,要不听命令,就不带你去。”

杨其枝急于前去观战,立即拍着胸脯说道:“只要叫我去,你说什么我一定听。”

“那好吧,我们约法三章:第一明早我们悄悄地走,不许对任何人透露消息;第二,到了地点不准说话,不准咳嗽;第三,打仗开始后,让你干什么必须听从指挥。”

“行,我们绷绷嘴,保证说到做到。”

当天晚上,杨其枝心里有事,激动地一宿没睡。丑时刚过,就悄悄来到队部,战士们已经整装待发。除了自身装备外,每人还挎了一个小箩头,里面装满了手榴弹。小陈和吴进旺一前一后把小杨夹在中间出发了。

部队沿着山上小路向东疾进,三个多小时后,到达元南村东北的黄花岭垭口处。按照预定的位置,他们悄悄地进入阵地。小杨两面一看,只见一条长长的战壕里爬满了人。他伸了伸舌头低声道:“吆!这么多人!”小陈一把把他按下去,用手指做了个不准出声的动作。

又等了一会儿,天刚麻麻亮,小杨慢慢地探出脑袋,往下一看,只见山脚下闪着星星点点的火光,还不时地传来吾哩哇啦的说话声。“妈呀!老日军。”小杨心里嘀咕着。吓得立即把头缩了回去。

太阳刚露出山顶,半空中忽然向起一阵“吱吱”的叫声,寂静的山野立即响起猛烈地枪炮声,小杨躲在一个大石头后,看着一杆杆步枪喷着红红的火舌,手榴弹在空中飞舞着,一个接一个投向敌阵。敌人还击的子弹,在头顶嗖嗖地飞过。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烟尘、石块、弹片满天飞溅。小杨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早吓得躲在石头后面,浑身瑟瑟发抖,头也不敢抬。

等了一会儿,小杨定了定神,偷偷地向两边瞅了瞅,那些战士们趴在战壕里,目不转睛地对着准星瞄准、激发,时而拿起手榴弹,用嘴咬着拉断火线,用力向敌群甩去。敌人的炮弹打来,溅起泥土和石块,大家赶紧爬下,躲过敌人的弹片,又抬起头来,使劲地甩甩头上的泥土,继续投入战斗。

大约持续了两袋烟的工夫后,枪声夹杂着“呀!呀!”的喊叫声越来越近,小杨觉得奇怪:“这是什么在叫?”便探出头来,想一看究竟。“妈呀”,只见明晃晃的钢盔密密麻麻地晃动着,已经上到了半山腰。吓得小杨差点喊出来。小陈和吴进旺连忙把他狠狠地摁了下去,用命令式的语气低声说道“悄悄的,不许吱声。”

俄顷,一声响亮的喊“打”声后,战士们的排子枪一齐响起,炒豆般的枪声响作一团。一颗颗手榴弹飞向敌群,爆炸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只听得一声声巨响,伴随着声声惨叫,山坡上立时躺下一片片尸体。

敌人的进攻被打退了,枪声稀疏下来。趁着这战斗间隙,小杨又抬起头来向下望去,只见那些死尸呲牙咧嘴,怒目瞪眼,小杨立马吓得尿了一裤裆。

就这样,战士们打一阵,歇一阵,凭着有利的地形,打退了敌人的五六次进攻。直到太阳西斜,鬼子再也组织不起有效地进攻,战士们方才随着冲锋号声,冲向敌阵,解决了战斗。大家抬着扛着战利品,分散着撤出战斗,返回村里。

经过这场激烈的战斗,杨其枝亲眼目睹了八路军英勇战斗的场面。逢人就说:“我可亲眼见到了八路军打小日本的场面。他们作战的那个勇敢、机智、不怕死的精神,我从心底里服啦!”村里人也开玩笑地说他“服了八路军,尿了两裤腿。”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一绳捆出俩知己 千里有缘结并蒂
下一篇: 追忆父亲南下支前片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