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追寻
红色追寻
后贾岭村抗战故事
发布时间: 2016-03-17   浏览次数:1453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董长熙

20151226,我和孙广兴在西井镇后贾岭村采访:

 

王华辰(1935年生,属猪):

抗战初期,后贾岭村民十几户,六七十口人。我村与前贾岭、郭家岭(是个穷村,抗战时期几十口人才三十亩地,现在已经无人居住)合成一个编村。村长是哪个村,哪个村就是主村。

我村是西井过龙王庙的必经之地,1937年底至1938年初,国民党军的马队经过村南的杨家岭,估计有数百人。后来,八路军多次从此经过,前几次过兵战士们很多人背的是木枪、大刀。

1939年秋,日军分六路扫荡黎城,其中一路是从涉县、前后庄、郭家岭,路过后贾岭。

1940年春,八路军二十多人住在我家谷罗院楼里,指导员姓王。他们自带工具,自己做饭,早上出去,晚上回来,在东岭山(大雨槐脑、小雨槐脑)开荒,开垦出来的荒地大约有百余亩,种谷子、山药和豆类,秋收后都带走了。八路军常吃米饭,做饭的人经常给我一些锅巴。这些人断断续续在我村驻扎开荒,大约到了1944年秋。

1940年秋,一部分日军仍然从涉县、郭家岭而来,路过后贾岭,扫荡黎城。

1942年春,日军再次路过后贾岭,扫荡黎城。当时天阴小雨,村民在外逃反,大部分在李家峧的逃反窑里。日军不进村,驻扎在掌地(地名),那里比较开阔。日军打地铺,住帐篷,支起大锅做饭。我和弟弟王华忠躲在石岩下,在我村教学的朱老师(安徽省人)躲在地堰下。不一会儿,两个日军上来搜山,发现了我两。一个日军把手伸进我的芦肚(黎城方言,小孩儿胸前挂的薄布片),摸了摸(估计是找银元),摸出一张传单来,看了看扔给了我。这张传单是日军飞机撒在我村的,那时候纸张奇缺,我就一直揣在身上。后来又上来两个日军,发现了朱老师。其中一人看着朱老师穿的鞋好,就要脱下自己的破皮鞋和他换,朱老师不同意,两个日军抡起木棍打他,要他下山。朱老师本来就腿瘸,又挨了打,穿着日军的破皮鞋行走更加东倒西歪,疼得直叫唤。不多时,日军从各处撵出村民四五十人,还牵着牛羊往山下走,我父亲也在其中。

回到村里,日军逼他们烧火做饭、干杂活,几个日军在杀牛、煮肉。

黄昏,我父亲溜回家里揣了些吃的,悄悄地来到我和弟弟躲避的石岩下,送过吃的说:“今晚就在这里吧。”

第二天,日军走了,我两回到村里。看见有才家门口有多处灰烬,有一头牛被烧死在那里。听说:在村里放牛的外村人老阎被掳走了,下落不明。樊乃林被烧死东骆驼村在我村逃反的王乃俭被刺死。在全神庙前,看见朱老师被砍了头,我们几个小伙伴们都伤心的哭了,它再也不能为我们上课了!后来在我村任教的老师是孔家峧孔老师、北河南村卢布元、南信村杨吞等人。

1947年,看后村的赵双全在我村下乡时,动员翟兰田、申水才、王乃堂南下。

我村参军三人:张元光荣退伍,李秋生和郭家岭的程武成牺牲。参战有李小根、王乃堂、张满仓等人。

 

王苏东(现任村长):

2014年,我听冯改1927年生,属兔)说:1944年冬,多名美国人路过后贾岭,在李狗蛋院子里住了一夜。

 

董逢江(1939年生,属兔):

我老李家祖籍涉县井店,家里有三百亩地,是放账户。后来祖上吸大烟,家境衰落。到1941年,我家过不下去了,逃荒来到黎城县北寺底村,靠着讨饭、吃糠和树叶野菜为生,姊妹仨瘦的快成皮包骨头了。二年后,我家搬到源泉村,日军连年扫荡再加天灾,邻居们生活也很艰难,讨吃不上东西。无奈何,父母离婚,父亲带着我哥哥到沁源逃生。1943年秋,我随母亲后嫁到后贾岭董家,图那董家有五亩地。我改性董,换得五斗米,给了我爷爷让他糊口。

听长辈们说:

有一次,日军把在外地掳来的11名群众杀死在后窑底(后贾岭地名),把头颅放在白布上,一溜儿。

1940年,村干部动员群众在野外挖地窖,既可藏粮食又可以逃反躲避,当时王老虎(1926年生,属虎)在村里管财粮。

听翟书田(1919年生,属羊)说:

八路军教干所在我村开荒时,负责人是黄镇129师的。他们在村里开油坊,还喂猪。油坊管事的姓王,王家庄村人(是不是王禹,南下福建的老干部?),他常拿榨油的核桃仁儿给我吃。村里的八路军开荒队大约有百余人,常吃的饭食是小米山药蛋。1944年秋,八路军开荒队离开了这里。

八路军在这里开荒,断断续续,人员不固定,春种秋收。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一二九师卫生部在庄头村
下一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