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人物访谈

  红色史迹  |  日寇罪行  |  革命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红色史迹
红色史迹
黄崖洞力量
发布时间: 2018-07-05   浏览次数:1320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去黄崖洞寻找爸爸的足迹过去半年,当我要踏上去黎城南委泉车不滩抗战初期八路军制造炸药的化学厂行程的前一天,(车不滩八路军化学厂是热衷于红色文化传承的黎城县人大副主任孙广兴同志提供给我的)突然翻出了爸爸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写的回忆录,是回忆爸爸在1938年到1948年在黄崖洞兵工厂期间跟他的师傅焦逢春伯伯以及师叔焦逢春伯伯的二叔教子孚的时光岁月,字数虽然不多,却记录了他们真挚的感情和深厚的友谊。听记录者二姐说,爸爸讲述从头到尾,都满眼噙着泪水,几次哽咽。就连二姐给我讲述时,也动情十分。
1938年冬,爸爸和焦逢春,跟随焦逢春的二叔教子孚到了山西省武乡县柳沟八路军兵工厂。到了武乡柳沟,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山野和村子一片寂静,唯有听到天上散布的星星在寒冷的夜空中发出寒颤的声音,一行三人被裹夹在了深不可测又无法脱身而出的苍凉之中。爸爸和焦逢春伯伯被教子孚爷爷带进了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干打垒的石板房里,说我们到家了,我去给你们打饭去,就转身出去了。早已是过了晚饭的时间,由于一路上走山路穿密林躲避日本鬼子的封锁线,口渴肚饥,已经置于脑后。教子孚爷爷这么一说,先是焦逢春伯伯的肚子开始咕咕叫,然后爸爸的肚子跟着叫了起来,这才知道,已经一天多一粒粮食也没有进,只是在半路上喝了几次山泉水。不大工夫,教子孚爷爷一手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你们快趁热吃饭吧,吃了饭就休息,饿了,也累了。说完就又出了门。爸爸接过碗,冰凉,将碗举到嘴前,一张口,一种说不出感觉的食物进到了爸爸的肚子里。焦逢春伯伯说,这是什么饭?爸爸也猜不出来。此时教子孚爷爷走了进来,一只手端着个碗,一只手提着一个煤油灯。你们都吃了饭了吧?吃了就好,还是趁热吃好。那你们就赶紧睡觉吧。屋子里亮堂了起来。爸爸和焦逢春伯伯同时低头分辨碗里的食物,碗里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教子孚爷爷说,你们是不是想知道你们吃的什么饭?我告诉你们,这是黑豆茬子,是干饭。咱们这里条件不好,也算是不错的饭,当然不能跟咱们家乡的白面馒头和面条比,咱们先凑合凑合,等赶走了日本鬼子,我们会有好日子过的。爸爸说,我们可该从家里背些白面来的。教子孚爷爷拍拍爸爸的肩膀没说话,端起手里的碗咕咚一声,碗就空了。
在教子孚爷爷端着碗进门的一刹那间,爸爸注意到了他碗里盛着的是多半碗小米汤。爸爸意识到了什么。
午夜的天空,浮云宛如一层朦胧轻飘的细纱巾,轻轻地掩蔽着弯弯的下玄月,四周静寂空濛,只偶尔闻得吹过的山风发出哨子一般的尖叫声。
走了一天一夜的路,爸爸和焦逢春伯伯以及教子孚爷爷都躺到了土炕上。焦逢春伯伯靠墙,和爸爸合盖一条被子,他已经进入梦乡。而教子孚爷爷却囫囵身睡在靠门的边上。他的呼噜声由弱变强,由局促纷繁到节奏分明,再到轻重缓急鲜明文雅。
爸爸却不能入睡,睁着双眼,垂直地望着星星点点的石板房顶,那星星点点是穿透石板房的星光。它没有五颜六色的斑斓,更没有臆想中的艰难,却有着耿耿于怀的徘徊。爸爸想到了温暖的家,想到了他的亲人,我的大爷和我的姑姑,还想到了家乡通往外边的那条田间小路,爸爸开始了辗转反侧。
教子孚爷爷的呼噜声戛然而止。睡不着呀?习惯了就好了。我一开始也是这样,凡是都有个头,艰苦是暂时的,挺挺就过去了。爸爸说,叔,晚上我们吃的是什么饭?哦,是黑豆碾开的渣子饭。不是,我是说我们应该吃什么饭?就是这个饭呀?那你为什么喝的是小米汤?我是一路上口渴,所以就没吃干的。哎呀忘了,应该给你们两个也盛一碗小米汤喝,我这心就是粗。现在想给你们喝也不行了,应该都冻成冰块了。二叔,你骗我哩。我咋儿骗你?是不是饭你觉得凉了?我们这里,都觉得正好。我不是说的这个,我是说你把干的让给我们,你喝稀的。这个事应该这样说,隔壁就是灶房,明天一早你过去看看什么都明白了。快睡吧,走了一天一夜的路。二叔,你跟我说过,条件不是太好,可也没你说的这么恶劣。好了好了,明天还有几个新同志要报道,咱们中午吃小米干饭,我也吃,吃得饱饱的。
那一夜,爸爸在慢慢给自己解析在家里一天三顿白面馒头和在家里只有喂牲口吃的黑豆而这里却是当口粮的关系。爸爸有129师的铺垫,他的思维在慢慢回转,这个坎儿也在慢慢跨过。
凌晨时分,宁静的夜空传来狼一阵阵的肆虐暴敛声和村子里看家护院把守村庄的狗狂吠的对峙声,整个山沟沟变得狂野起来,一定是犬牙交错你死我活的血淋淋的令人惨不忍睹的画面。
在武乡柳沟铁厂,教子孚爷爷跟爸爸没有耳提面命的教诲,讲的最多的一句就是早日打败日本鬼子,早日过上幸福生活。爸爸和所有人都怀揣着这个梦想,努力地工作。
第二天一早,教子孚爷爷跟爸爸说,谷雪成,你得改名字了。爸爸不解地问,为什么?教子孚爷爷说,为了你和家里人安全起见,必须隐姓埋名。爸爸说,改什么名字都行吗?教子孚爷爷点点头。爸爸说,我们是投奔革命的,是保家卫国打败日本鬼子,那我就叫谷保国吧。
1939年底,根据组织的安排,教子孚爷爷,焦逢春伯伯以及爸爸,去了黎城黄崖洞兵工厂,接受新的任务。
当时没有发火药(引信)全靠买火柴,用火柴上的磷当发火药。一开始能够勉强维持不多的生产任务,但就这也好景不长,在日本鬼子的严密封锁下,火柴越来越难买,成了稀缺品。军工部的领导找到教子孚爷爷商量对策,其实是给教子孚爷爷下任务压担子。教子孚爷爷拍着胸脯说,你们放心,有我老教在,就是豁出这条命也要用最短的时间把发火药研究出来。教子孚爷爷做到了,用硫磺和氯酸钾再加玻璃,反复试验,有时候一天一粒米都不进,只是喝口水。晚上困了趴在工作台上睡一小会儿。爸爸和焦逢春伯伯以及同志们多次劝他休息。他说没关系,哪怕是脱掉一层皮,也要把发火药研制出来。教子孚爷爷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他无怨无悔。那天早晨,依旧是叽啾的虫鸣声唤醒了沉睡的大地,山间的翠绿和叮咚缠绵的清流,不绝于耳地横贯出轻柔泼洒的音符,整个黄崖洞的山上变得沸腾了。教子孚爷爷醒来,站起身伸伸腰搓搓脸,深深地一个呼吸后便投入了实验当中。
早饭时间,爸爸照旧端着一碗高粱米粥去给教子孚爷爷送饭,距离试验区不到二十米处,突然看到做实验的石头房里冒出一股青烟,爸爸说了声不好,随即一声轰鸣,火药发生了爆炸。石头房子随即被淹没在了黑烟之中。
火药炸伤了教子孚爷爷的左胳膊,鲜血染红了整条胳膊,随即失去知觉,倒在了血泊之中。教子孚爷爷被闻声赶来的同志们抬着送到了野战医院治疗。焦逢春伯伯和爸爸在忙完当天的工作后连夜去野战医院看教子孚爷爷。教子孚爷爷见到焦逢春伯伯和爸爸赶来看他,尽管面色苍苦浑身倦怠无力,却强打着精神十分乐观地说,我这不是好好的?你们要相信我的体质,我很快就会恢复健康的,咱们还能在一起工作,即使我的左胳膊没了,还有右胳膊,还有大脑。发火药我已经打开了突破口,等我出院回去后再试验几次,搞得再准确一点,咱们自己研制的发火药就算研制出来了,这下我跟军工部领导许下的愿,可以实现了,我们可以扬眉吐气了。
教子孚爷爷出院是他强烈要求的,尽管当时医疗条件极差,医生还是极力挽留他。教子孚爷爷回到厂里后,依然忘我地工作,他的左胳膊由于当时缺医少药,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伤口流脓是常事,持续高烧不退,疼痛难忍。为了不影响工作,教子孚爷爷不是嘴里咬着毛巾,就是把左胳膊用绳子缠绕起来以此减缓疼痛。大家都劝他多休息。他说,快干,快出产品,快打鬼子。教子孚爷爷废寝忘食拼命地工作,已经将他的体力透支,再加之火药对他身体的侵蚀,他终于累倒了,再一次被送到野战医院,他已经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爸爸和焦逢春伯伯见他最后一面的那天,教子孚爷爷两只手分别拉着焦逢春伯伯和爸爸的手叮嘱说,你们俩要好好工作,要在一起,要和大家团结好,听党的话。
教子孚爷爷走了,离开了他的亲人和同志,以及他奋斗不息的革命事业。他的追求,他的梦想,就此铭刻在了黄崖洞的山山水水之间。那年是1941年,是教子孚爷爷48岁。他没有家眷和孩子,但他没有形单影只孤寂落荒而去,是焦逢春伯伯,是爸爸,是军工部的首长们,是兵工厂所有的同志将他送上了去往天堂的路。
那天天气格外晴朗,蓝天一望无际,似一面带着人生坐标的镜子,镶嵌着教子孚爷爷短暂却又辉煌的人生,犹如大海一样清纯透澈,又犹如鲜花一样光鲜靓丽。这不是他的人生伟岸,是他的遗憾甚至是怨恨。他的内心一定是极度的愤慨,他恨老天玩世不恭,他恨老天为什么不延续他的生命?他还要为国家做事,他还要做很多做不完的事。老天,你为什么就早早的让我去死?当焦逢春伯伯和爸爸每每行走在去往工作场地的路上,无时不刻都能看到或听到教子孚爷爷的音容笑貌。爸爸说过,教子孚爷爷不仅仅是他人生的引路人,更是他为党工作的楷模。那年,爸爸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介绍人是教子孚和焦逢春。
教子孚爷爷不仅仅填补了我兵工厂无发火药的空白,而且在火药配制方面,走出来一条独有的领域。焦逢春伯伯和爸爸在他的传授下,练就了用手抓药配药的本领。更练就了一丝不苟,认真敬业的责任但当。教子孚爷爷是爸爸的师父的同时,还是爸爸的精神教父,因此爸爸才有了一个完美的人生。教子孚爷爷是无烟黑火药的缔造者,是中国兵器的功勋和开拓者。
教子孚爷爷去世后,焦逢春伯伯接替了他的工作,带着爸爸埋头于研究火药之中,甚至不分昼夜地忘我工作。最为突出的是他研究出在82迫击炮弹翅上加药包的先进技术,使得炮弹打得更远,更有杀伤力。焦逢春伯伯为了掌握更先进的技术,经常加班加点给自己施压,从书本上学习,翻阅资料,苦心研究,经常冒着生命危险研究实验,最终掌握了大量国外的先进技术,曾经得到过前苏联专家的肯定。
火药试制成功后,兵工厂也就生产出了高质量的弹药,在前线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一天中午,将要吃晌午饭的时候,焦逢春伯伯带着一个首长和战士来找爸爸,让爸爸带上几发炮弹去试验场。爸爸一手一个刚刚装配完成的50炮弹,去了试验场。在试验场,当两发炮弹个个射中目标发出震天动地的声音之后,首长不住地拍手称快:太好了,你们制造出来的炮弹,攻打敌人的碉堡不成问题,可惜造的太少了,希望你们多生产这样的炮弹,支援我们前线部队。焦逢春伯伯说,火药不成问题,我们完全能够自己生产,还是最好的,就是炮弹所用的钢材料还远远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如果满足的话,有多少钢材料,我们就能够生产出更多的产品。首长说,你们身上的胆子很重,你们的困难我们也知道,要制造出合格又有质量的炮弹,却又面临着缺乏原材料的困难,我们前线部队要尽可能地帮助你们解决,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谁是这里的负责人?焦逢春伯伯指着爸爸说,是谷保国,他是完成部的工长。首长拍着爸爸的肩膀说,小伙子,加油干呀。首长和小战士走后,爸爸从焦逢春伯伯的口中得知,那位首长是陈旅长。
陈旅长走后的下午,焦逢春伯伯被紧急通知第二天一早去军工部开会。焦逢春伯伯从天不亮就出发了,直到夕阳西下,仅在那东山顶上留下最后一抹晚霞的余光,爸爸才等到焦逢春伯伯归来。焦逢春伯伯整张脸苍苍茫茫,如镂如刻,眼角缓缓漏出一滴湿光,写下了岁月的艰辛和对事业的澎湃,但眼神却透露给爸爸一种不辱使命的担当和责任。不用猜,一定是军工部给焦逢春伯伯布置了新的、更加艰巨的任务。焦逢春伯伯说过,只要给我充足的原材料,我能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可眼下却是捉襟见肘入不敷出。爸爸说,接到任务了?焦逢春伯伯伸出一只手在爸爸面前晃了一下,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生产这么多炮弹,还要把120和150的炮弹研制出来,必须不折不扣地完成。爸爸咋舌,我们有困难呀。焦逢春伯伯说,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陈旅长说,很快给我们运送来一批火车道轨,配合我们的生产。爸爸说有多少?焦逢春伯伯摇摇头说,制造出高质量的火药,我们还是有把握的。爸爸猜得出,火车道轨也许又是象征性的数量。但还是等待着令人鼓舞的消息的到来。
爸爸说,黄崖洞兵工厂的武器制造,大都是手工制作,没有成型的机器和设备,完全凭借我们人拉肩扛手工制作,夏天衣服磨破露出肉体,冬天衣服磨破露出棉花,火药爆炸灼伤肉体的事天天都有。但是大家的干劲儿没有畏缩不前,从来都是积极向上的。焦逢春伯伯不计其数被火药炸伤,他的身上有好多处伤疤,衣服裤子,全都是大拇指甚至一拃长的口子。爸爸从那时候开始,跟着焦逢春伯伯学会了缝补衣服,虽然不规则,却也能交代得了自己。这是爸爸给他自己的安慰。那年,焦逢春伯伯的大儿子在一次试验中,不幸被殃及生命,才刚刚十岁,正是活泼可爱讨人喜爱的年岁。教大娘哭得几次休克。之前焦逢春伯伯和教大娘的二儿子因拉疟疾又持续高烧不退,夺去了幼小的生命,如果能得到及时救治,完全能保住性命。这又失去了唯一的一个儿子。焦逢春伯伯还没有从失去教子孚爷爷和他的二儿子的悲痛中走出来,却又为失去唯一的儿子痛不欲生。那是一个炎热的中午,正当要下班的时候,一个同志跑到完成部找到焦逢春伯伯,说出事了。焦逢春伯伯说,有没有伤到同志?伤得严重吗?那个同志迟迟不说话。焦逢春伯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事故现场在哪?等焦逢春伯伯到了现场,教大娘已经到了。她抱着早已没有生命体征的孩子,已经痛不欲生。而就在那年,焦逢春伯伯突然出现不好的征兆,经常发烧咳嗽干呕,眼睛充血,浑身乏力,有时休克。组织上劝他去太原或者长治找医生好好看看,教大娘也一再催促,他总是说没事,敷衍过去。有一次,那也是唯一的一次,爸爸实在看不下去焦逢春伯伯遭受病痛的折磨,强行拉着他去山下看当地的中医。医生把脉说肺出了问题,给开了药,焦逢春伯伯总算吃了,但却是这边吃药,那边翻资料搜集信息,再根据他自己的经验,更加进一步完善炮弹的射程以及爆炸量。
正当黄崖洞兵工厂如火如荼地开展大生产的时候,由于叛徒出卖,日本鬼子开始对黄崖洞进行扫荡,兵工厂根据军工部的指示,把机器全部掩埋起来,参加保卫黄崖洞的战斗。战斗极为激烈,军工战士和特务团联合起来,用他们自己制造的武器弹药狠狠地痛击了鬼子,以1:6的人员构成,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将敌人赶走后,军工战士们再把机器挖出来继续生产,和敌人抢时间争速度,制造得力的武器弹药支援前线部队。
1943年秋,爸爸奉命带着四个同志去武乡执行任务,临行前,焦逢春伯伯千叮咛万嘱咐爸爸一路上照顾好同志,安全到达目的地完成任务后再安全返回。在返回的路上,几次遇到扫荡的日本鬼子。爸爸带着同志们转移至深山中,过荒芜人烟的密林,攀无人涉足的山岭,本来不路过河北涉县和山西辽县(左权县),结果绕了个大圈,比预定的时间多走了一天。刚出武乡天就开始下淅淅沥沥的小雨,等到了河北涉县深山中的一个小村子边,淅淅沥沥的小雨变成了时而急促的中雨或时而瓢泼的大雨,山路湿滑难以继续赶路。爸爸招呼大家站到就近的枝繁叶茂的柿子树下先避雨,等雨小了再赶路。雨水竟然浇不透柿子树叶,柿子树成为了大家避雨的港湾。但此时大家又累又饿,实在走不动了。爸爸就说,你们在这等着我,我去前边的村子里找村长给咱们弄点吃的。这个小村子叫什么名字爸爸不记得了,临行前,焦逢春伯伯说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麻烦老乡,还说这个村长跟八路军有着很深的交情。至于是什么样的交情,爸爸不得而知。爸爸见到村长并没有说明来意,村长开口便说粮食都被日本鬼子抢走了,一粒粮食也没有了。爸爸说能不能想想办法?哪怕是一碗稀粥或者一碗菜汤也行。村长一番思索后说,你等等我,我去去就来。村长说完就出了屋。爸爸随后悄悄地跟了出去,生怕节外生枝。
没用多大的工夫,村长挎回来半篮子还没有长成的青柿子。爸爸说这是涩的不能吃,哪能当粮食。村长说,煮煮就可以吃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柿子煮熟之后,满屋子一股子难闻的味道。村长说,你们吃着,我去放哨。村长刚走,大家争先恐后拿起柿子就要吃。爸爸拦住大家说,我先尝尝。爸爸咬了一小口一砸吧,不但不涩,还甜甜的。爸爸叮嘱同志们,少吃一点,没吃过的东西尽量少吃。其中一位姓张的叔叔不知道吃了几个柿子,说,这下肚子满满的了。
从村长家出来,行至山上老乡用于看庄稼的一窝棚处,大家要进去休息,爸爸坚决不允许,说目标太大,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此时姓张的叔叔突然喊肚子疼,不由分说就跑到窝棚后去解决。解决问题后,说什么也不走了,非要在窝棚里住一晚。爸爸怎么劝都不行,于是和一个同志强行将他架起往山下走。刚到山下,只听几声轰响,大家回头去看,窝棚已经葬身于一片火海之中。姓张的叔叔说,我的亲娘舅,差点完蛋了。
回到黄崖洞驻地,焦逢春伯伯已经在路口等待了。后来爸爸听一个同志说,你们不回来,焦逢春伯伯的魂都要丢了。他一个个拉着同志们的手,耐心细致地打量着每一个同志,回来就好,安全回来就好。
由于日本鬼子频繁对黄崖洞兵工厂进行扫荡,军工部不得不根据中央的指示安排兵工厂人员以及设备转移,有的去了武乡,有的去了辽县,有的去了平顺,有的去了河北涉县,有的留在了黎城。爸爸和焦逢春伯伯留在了黎城。
在从黄崖洞转移去车不滩(白宝娇)途中,刚从一开阔的打谷场拐下光秃秃的河滩地没多久,身后突然传来鬼子来了,鬼子来了的呐喊声,随即十几个村民已经向爸爸他们这边赶来。此时是刚过了吃晌午饭的时间,正是艳阳高照,酷热难挨的天气,四周光秃秃的,不要说有个隐身的地方,就连一个遮阳的地方都没有。爸爸请示焦逢春伯伯是否混进人群里躲过一劫?焦逢春伯伯当即说道,不行,鬼子很有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估计老百姓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如果我们混进去,就干我们这行的,浑身上下都是火药味,单凭闻气味就知道我们是军工,不要因为我们的身份殃及百姓。爸爸说,我们无路可行呀。焦逢春伯伯环顾一下四周指着不远处的一盘碾子说,哪里就是我们藏身的好去处。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该着爸爸和焦逢春伯伯躲过一劫。那盘碾子比一般的碾子大一圈,因此碾盘底下储藏物品的空间就更大。爸爸和焦逢春伯伯从河滩地边上抱了几捆砍下来的玉米秆围在碾子旁,焦逢春伯伯先让爸爸钻进碾盘底下,爸爸不肯,但执拗不过命令。爸爸还是乖乖地先钻了进去。焦逢春伯伯1米8的个子,只能多半个身子钻进去。就当爸爸为他捏着一把汗的时候,就见焦逢春伯伯将玉米秆七零八乱地堵在碾子旁,给敌人一个乱的假相。此时日本鬼子已经赶了过来,咔咔的皮鞋声和一双双沾着泥土的皮鞋从爸爸和焦逢春伯伯的眼前走过。他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命危在旦夕。后来焦逢春伯伯说,我们死了不可怕,不殃及老百姓就好。
黄崖洞兵工厂化整为零转移到新的地方后,大家吃饭没有了固定的场所,往往都是吃派饭,每户老百姓家轮着吃。有钱就给,没钱记账。一开始爸爸很规矩,吃多少记多少,但后来爸爸经常违反规定,经常给老百姓多记。一天焦逢春伯伯在工作当中,就此事跟爸爸进行了交谈。当焦逢春伯伯一提到记账二字,爸爸如实讲给了焦逢春伯伯,没有顿顿都多记。谁知焦逢春伯伯却说,老百姓不容易,多记也不算违反规定,我还多记哩。
夏天炎热,军工们休息的时候,跑到山泉边上冲个凉解决一下。然而到了冬天面临的困难就多了起来。棉衣棉裤和冬天穿的鞋子迟迟发不下来,大家都还穿着单衣单裤和露着脚趾头的单鞋。有个别同志开始闹情绪,焦逢春伯伯就跟大家讲情况,尽量安抚。石成玉伯伯在漫天飞雪下脱下单衣光着膀子站在雪地里厉声说道,你们怕冷,我就不怕。为了早日打败日本鬼子,这算什么困难?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大家在石成玉伯伯的示范带动下,在焦逢春伯伯的说教下,依然投入到生产当中去。
当大家的棉衣棉裤解决后,夏天却迟迟领不上单装。其实不到春天,大家的棉衣棉裤在工作中就已经被火药烧的或干活当中磨得破烂不堪,尤其是棉裤,里面的棉花脱落,囤积到裤腿上,走路都不方便。爸爸跑到老乡家,脱掉棉裤,钻进老乡家的被窝,交给老乡给缝补。夏天的时候,爸爸把囤积到裤腿的棉花一抽,便成了单衣。焦逢春伯伯夸爸爸是因陋就简自力更生。这些困难没有阻碍大家的生产积极性,只要是原材料充足,生产任务总是超额完成。就在那一年,爸爸在一次例行炮弹实验中,一块小拇指肚大的弹片击中了爸爸的左小腿前模板,这块弹片伴随了爸爸一生。爸爸受伤后,教大娘从老乡家买了鸡熬汤给爸爸增加营养。爸爸在亲人的关怀和同志们的鼓励下,很快伤愈。
教大娘善良大方美丽,全国解放后,定居于太原。爸爸逢去太原开会或者学习或者百忙中抽出时间,一定要去看教大娘,那时候,爸爸当了领导,是焦逢春伯伯培养起来的。爸爸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教大娘,一见教大娘,爸爸就脱口而出,嫂子还是留着长辫子,真好看。其实爸爸不善言谈,更不会恭维人和表白自己,尤其面对他特别尊敬的人。连爸爸后来都说,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他那么大胆。教大娘很不高兴,谷保国,有你这么跟你嫂子说话的吗?没个大小,嫂子很不高兴。爸爸其实内心很敬仰教大娘,从她的人品以及相貌还有对爸爸的关心,爸爸很感激她这个不是亲嫂子,却胜似亲嫂子的伟大女性。焦逢春伯伯从工作上言传身教于爸爸,而教大娘却从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料爸爸,爸爸发誓将来一定娶一个如同教大娘这样的女人。爸爸后来做到了。
1948年,是爸爸大喜的一年,爸爸经组织介绍,迎娶了美丽小巧伶俐的妈妈。焦逢春伯伯和教大娘亲自登门送上祝福,教大娘还叮嘱爸爸,人家长得漂亮,你还比人家大十来岁,要好好待人家。爸爸跟妈妈在黎城结婚后,焦逢春伯伯一家去了长治,说是过不了多久,不是去太原,就是去北京工作,去北京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管去哪,一定要爸爸和妈妈一同前往。焦逢春伯伯说过,我们两家人要永远在一起。
1948年的新年元旦,是爸爸新婚后过的第一个新年,妈妈头天晚上就包好了饺子,还是满天星辰,妈妈就起床给爸爸煮饺子,因为爸爸要去上班,爸爸常常早上头上顶着星星上班,又晚上头上顶着星星下班。爸爸已经是负有责任的技术权威和完成部主任。元旦这天,爸爸要试射新研发的炮弹,每次试射他都要亲临现场亲手发射炮弹。耳朵是获取第一手资料的最敏感器官,因此试射人员绝对不能采取任何防护措施。按说爸爸可以交给手下的同志操作,但爸爸没有,焦逢春伯伯说过,你是负责人,你必须掌握第一手资料。到后来,爸爸的一只耳朵经常处于休眠状态,另一只耳朵也是勉强工作,却经常使性子。爸爸端起碗刚要开口吃第一个饺子,房东大爷敲门,说在长治居住的焦逢春伯伯捎话叫爸爸赶紧去长治,他很想爸爸。爸爸预感到了不可挽回的事情将要发生,于是放下碗筷叮嘱妈妈去单位跟同志们打声招呼,然后拔腿就走。妈妈追出门给爸爸送上棉袄和帽子。
天突然毫无征兆地下起了大雪,肆虐的狂风也随之而起,犹如张牙舞爪的野兽揽着团团簇拥的雪花漫天飞舞,通往长治的路一望无垠,让夜色深不可测又让人百感交集心碎缠绵。爸爸心里揣着一把火,时而小跑,时而大步流星,哪管道路遥远难行雪天路滑摔跤,恨不得即刻就赶到焦逢春伯伯的身边。
中午时分,爸爸身披白雪,满面惊恐赶到了长治焦逢春伯伯的家。爸爸不顾一切地喊着哥哥,哥哥,于是在地动山摇的门板与门框的撞击声中,爸爸见到了焦逢春伯伯,一双棉被将焦逢春伯伯从头到脚覆盖其中。爸爸此时此刻像一尊凝然不动的浮雕默默凝视,感受到了岁月的更迷,感受到了命运的冲撞,也感受着一种自古以来的倔强的生命力。这是爸爸见到焦逢春伯伯的最后一面,是阴阳两隔之间。焦逢春伯伯走了,他实在等不到爸爸的到来一诉衷肠。教大娘说,他有很多要说的话,却都遗憾地随之湮灭在去往天堂的路上。焦逢春伯伯是爸爸的好伙伴,是爸爸的好师傅,还是爸爸的好兄长。眼下,人已故去,往事却犹如今天和昨天历历在目。爸爸只能怀揣难舍的情怀和独自坚守着那份纯真的记忆,又在万般无奈和回天无术下,挥泪撒别他最挚爱的人。
那天,爸爸再一次返回了黎城,带着人去起教子孚爷爷和焦逢春伯伯大儿子的遗骨,遵照教大娘的嘱托,将他们三个人运回老家临汾贾德乡柴村。那年焦逢春伯伯只有41岁,正是干工作的当年,他和教子孚爷爷都是因积劳成疾患职业病肺病所致,爸爸也没有幸免。焦逢春伯伯长得很帅,长方脸,浓眉大眼,白净净的,说话从来和和气气,先讲明道理然后循循善诱,可惜他英年早逝,他为中国的兵器工业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特别是在无烟黑火药研究方面,有着独到的见解和很深的研究。被专家喻为“火工品的外科专家”。焦逢春伯伯生于1907年7月,祖籍河北邢台,移民至山西临汾贾德乡柴村。全国解放后教大娘定居太原,于1956年病逝。

后记: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铭记一切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作出贡献的英雄们,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目的就是要号召全体中华儿女发扬英雄的精神,继承英雄的事业,戮力同心,不懈奋斗。习近平总书记还说过,不要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时代在变迁,沧海横流,他们的功绩与世长存,他们的名字也不容忘却。习近平总书记在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说,很多院士都具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都是干惊天动地的事,做隐姓埋名人的民族英雄。今天打开尘封的记忆,回望那些为中国革命事业流血流汗做出过特殊贡献的先辈们,他们不正是我们所要歌颂和传承的英雄吗?是。他们包括八路军太行军工,包括黎城老区的父老乡亲,包括教子孚,包括焦逢春。
爸爸曾经说过,是勤劳善良勇于担当的黎城老区的百姓养育了太行军工,中国的军事工业与他们休戚相关一衣带水。黄崖洞,这个辉煌而又伟岸的名字,承载着中国兵器起源的历史记忆,也传承着一种大气磅礴的精神,铸起了民族的力量,挺起了中国革命的脊梁。是永远被世人铭刻的。在此,我以谷保国同志的名义,向为革命做出过突出贡献的黎城的父老乡亲们致敬,向黄崖洞兵工厂的先辈们致敬,向教子孚同志致敬,向焦逢春同志致敬。祖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    

 
(作者 谷俊明 山西长治)

分享到:
0
上一篇: 秦斌南下大别山壮烈牺牲
下一篇: 源泉村红色记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