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人物访谈

  红色史迹  |  日寇罪行  |  革命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日寇罪行
日寇罪行
坑南村的逃反岁月
发布时间: 2015-03-11   浏览次数:52031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76岁的张万珠是坑南村人。无儿无女的他,住在黎侯庄园的光荣院里。七月下旬的一个上午,我们采访了他。头脑清醒而又健谈的他,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讲述了他记忆中的往事。

位于黎城盆地西南边缘的坑南村,山不大又离交通要道不远。日本鬼子扫荡黎城时,该村时常被袭扰。鬼子来了,全村百姓逃向村西的山上,野地里打了许多逃反窑。有时候日本鬼子来去匆匆,晚上就回到村里,有时候鬼子直到傍晚还在村里村外游转,群众不敢回家,就住在野地的逃反窑里。

张万珠那时四五岁,已经记事了。他记得经常被母亲带着藏在地堰的塌葬窟窿里,父亲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跑到山头上,趴在大石头背后,观察者村里敌人的动向,决定晚上是否回家。有时候几天不敢回去,山上没吃的了,就趁半下午回家,手抱着磨杆,推上几升麦子或玉米,日头压山时赶忙返回山上。

那一年秋天的一个早晨,敌人已到了西仵的躲战沟,大家才发现。赶忙扶老携幼往山上跑。万珠的父亲弟兄五个,赶紧去背年已七旬的奶奶,奶奶听到枪声已近,怕拖累孩子们,执意不走,语气坚定地说:“我一个老婆子了,看狗儿能把我怎么样,你们年轻赶快跑吧。”弟兄们焦急地说:“快走吧,我们五个人害怕背不动您?”奶奶还是坐着不动。

眼看鬼子进村了,老人还是固执己见。没奈何,只得把她藏在后窑底,弟兄五个赶忙向山上逃去。

鬼子进村了挨家挨户地搜查,没找到年轻人,就把没跑的几个老人抓起来,万珠的奶奶和阎金田的母亲都被抓到场上,等了一会儿,见没抓到其他人,就把两个老太太扔进场边的干麻池里,又扔了十几个谷草,放火点着,要把她们烧死。随后,又掂着火把,烧起了房子。张万珠家离场边不远,成了被烧的第一家。转眼间村里的关帝庙和十几户的房子都被点燃了,熊熊的大火哔哔勃勃地吞噬着房屋,冒起滚滚浓烟。鬼子得意地狞笑着走了。

逃出村不远的村人,眼看村里燃起大火,急的用拳头恨恨地砸着土地。等了一个多时辰,听到村里的动静不大啦,大家试探着跑回村里,赶忙取桶汲水救火。可杯水车薪,怎么救得住?眼看着一座座房屋被大火烧成灰烬。妇女老婆们跪在场边哭着喊着,痛心疾首地拍着双手。大火在熊熊燃烧,仇恨在心里沉淀。除了咬牙切齿地恨鬼子,又有什么办法呢!

张万珠的父亲和叔叔伯伯们回家没找到老母,连忙赶到场上,扒开谷草灰。找到了蜷缩在下面的两个老人,奄奄一息的两个老太太,连烧带吓,已经不省人事,弟兄五人又掐人中又窝身体,半天才苏醒过来。全身查看了一遍,除几处轻微烧伤外,并无大碍。回家将养了些日子,竟然死里逃生,安然无恙。只是家里的东西房全部烧毁,堂屋的窑口也烧的窟窿眼照,不成样子了。弟兄五个看着烧塌的房屋,搀着烧得半死的老母,眼里闪着仇恨的凶光。

张万珠说:“被鬼子烧毁的关帝庙大殿的西侧是白龙爷殿,那时村里人祈雨的地方。供奉在那里的白龙爷很灵。被烧毁的那年夏天,发生伏旱,齐腰深的庄稼被旱得耷拉着卷曲的叶子,早晨都展不开。于是村里组织了祈雨。祈雨的地方有三个,一是靳曲村山上的净水缸,一是孟家庄村后的岚王庙,还有平头的白龙洞。那年村里是就近到净水缸祈雨的。去了十几个人,赤着身,头戴柳条编成的帽子,敲锣打鼓来到靳曲山上,在净水缸里取了一小瓶净水,回到村里,虔情地供奉在白龙爷塑像前的供桌上。那天,天气晴朗,直到过午了,还是艳阳高照。蓝蓝的天上只有一小片云彩。人们不禁叹气摇头。怀疑祈雨的灵性。刚过了一会儿,晴天霹雳一个炸雷,云彩霎时布满天空,一阵风吹过,顷刻大雨倾盆。在地里劳作的人们,躲都没躲得及,被淋了个浑身淌水,谷地里都串垵了。村人高兴地跪在地上朝天磕头。”讲到这儿,张万珠说:“当时的人们不懂科学,鬼子把白龙庙烧了后,村里的乡老和社首还发愁再遇干旱可到那里祈雨呀!”

还有一次,这天,村人张长锁的父亲正过六十岁生日,半上午时鬼子突然来到村里,年轻人赶忙跑了,老人被鬼子抓住,那个军官模样的鬼子,对着他比比划划地说了一通,他一个庄户老汉,哪里听得懂日本话?鬼子军官恼羞成怒,恨恨地扇了他两个巴掌,又拿起指挥刀,用刀背在他脖子上来回划拉了几下,一脚把他踢倒在地走了。惊魂未定的老人见到乡亲们,哭着诉说道:“我的生日差一点成了忌日。”

这一次由于鬼子来得急,好多年龄大的村民被逮住。坑东、坑西和坑南三村被捉了一百多人,鬼子把他们押着,带到了东崖上的一块地里,呵斥着叫跪倒在地,留下三个鬼子荷枪实弹地对着大家,其他鬼子又到山上搜查去了。张万珠说:“那时候的人可真是胆小,三个人看住了上百人。”

张长喜等一干人躲在山上地堰根的小窑里,好长时间了见没动静,到窑口向两边探着看了看,没见人,便大着胆上到了地头岸上,刚好被在山上搜查的鬼子兵看见了,对着他就是一枪,正好打在腿上,他一跤跌倒在地,顺势滚了下来,忍着疼痛爬回了小窑里,大家赶忙帮他包扎好,伤好后成了瘸子,终生残疾。

六十多岁的张世杰老汉在村里被鬼子抓住后,押到了村西一个沟边,正好有一条弯曲的小坡可下到沟底,沟崖陡峭,深约十多丈,半崖上长满了酸枣圪针,鬼子怀疑沟下藏有群众,便对着沟下打了几枪,见没动静,翻身把张世杰老汉拉到崖边,一脚将他踢倒,张老汉不由自主地向沟里滚下去,本能地护着脑袋,闭着眼睛,心里暗想:这一下可完了,摔不死也摔个半死。滚到沟底后心里还很清楚,趴在那里半天没动,岸上的鬼子见他滚下后没动弹,以为死了,便鼓着掌,大笑着走了。张老汉因此躲过了一劫。

张廷贤和村里人藏在老峧的一个逃反窑里,一泡尿憋得他禁不住了,便试探着出来尿尿,刚转过那块地堰,正好与搜山的鬼子撞了个正着。被鬼子抓住后,五花大绑着带走了。把他带到潞城后,鬼子见他身强力壮,强迫他参加了伪军。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他借机跑到了八路军一边,参加了抗日军队。以后逐渐成长为我军的营级干部,随着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留在了贵州省工作,直到退休。

张万珠搜肠刮肚地回忆着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最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感叹道:“日本鬼子在中国干了那么多的坏事,在中国人民心中留下了深深地仇恨。他们不但不道歉,还篡改历史,抹灭罪证,我们怎么能答应呢!往生后辈一定要记住那段历史,绝不能让那样的历史重演。”

分享到:
0
上一篇: 仁庄东洼人的逃反点滴
下一篇: 郎计林的逃反岁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