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百村
红色百村
发生在平头沟的红色故事
发布时间: 2015-03-07   浏览次数:1159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张俊苗

   为了挖掘红色革命故事,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广兴组织了县党史,民政,文化及旅游局的相关人员,一行6人,于 421深入上遥镇的平头一带,对八路军的遗留史迹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实地勘察、访问、取证,以下是笔者的随行记录。

时间:421上午9:00

    地点:上遥镇平头村小学

背景资料:原上遥镇、柏峪乡、平头乡于2001年合并为上遥镇。平头村位于黎城县西南40公里处,地处山谷,以农业为主,兼营山林。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我党我军巩固的大后方。八路军总部、一二九师的很多后方机关,都先后在这片土地上长期驻守、驻扎,源源不断地将军需物资,送往前线,有力地支援了前方将士的浴血奋战,八路军总部领导、我党的高级将领,也多次在这里留下了足迹。日本侵略者对这片土地恨之入骨,先后对这里进行了十多次大规模的扫荡,惨无人道地烧杀掠抢。然而,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没有吓倒英雄的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军民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利用这里山大沟深的有利地形,用自己制造出来的枪枝弹药,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抱头鼠窜。这是一块红色的土地,光荣的土地,值得我们永远铭记、缅怀的土地。

我们到达的时候,乡政府的领导已经把方五八村的古稀老人都召集到了上遥镇平头完小的一个教室里。

程有才(后家庄)讲述:听本村82岁的程补元说,1939年彭德怀曾在他家的上楼院里住过,但当时都不知道彭的身份,只知道是个大官。楼下及大门外都有人站岗,村民一律不准进出,因程补元当时还是小孩子所以能常常跑到楼上去玩,楼上墙角放有一摞书,彭德怀问,这些书能不能给我两本?程补元说书是他哥哥的,不能随便给人。彭德怀叫程补元喊他哥哥上楼来说话,想带他一起走,因为家里人不同意,最终程补元的哥哥没走成。彭德怀在这里住了一个礼拜后就离开了,他走后,程补元的哥哥才告诉他,在家里住的是彭德怀副总司令。

侯秀奎(后家庄)讲述:1942年八路军在村子上方的土崖上打了7孔窑洞做纺织厂,我小时候去玩的时候还见过残存的机器。42年敌人来村里扫荡时烧毁民房70多间,抓住一个叫程仁河的小伙子让他带路,程不带,被敌人残忍杀害。

王秋来(80岁岚沟贾家)讲述:那一年日本来扫荡,部队驻扎在下庄村,先打发一个探子到大山嘴打探情况,探子到村民徐令山家吃了顿饭,就往下庄村返。返到红石板碰上了前来接应他的日本兵,问他大山嘴有没有八路军,探子说没有,日本兵便随探子往大山嘴走。走到井上村时,村里住有一些号兵,敌人听到号声,不敢再往前走,受到惊吓的鬼子气急败坏地杀了探子,一路往广志山的方向走。这时迎面碰上十多个八路军,一人扛一杆步枪,日本鬼子又返回贾家村,抓了村里的吴天明、李卷青让他们带路去南委泉。走到赵州豁,日本人看见前面有一洼水,跑过去喝水,发现了躲在崖下的几个八路,鬼子开枪打死一个八路军,这时号兵在广志山的奶奶庙上吹起了冲锋号,日本人听到后仓皇逃走了。吴天明等人曾在岚沟奶奶庙被服厂做工,厂里的人数少说也有七、八十人。

井上、羊圈也有被服厂,归子石是鞋袜厂和染坊,工人少说也有100多人。贾家还住有一个司号班,在这次扫荡中与鬼子相遇全部牺牲了,尸骨至今还在山崖中寄放着。朱德曾在土地掌李五孩家住过。

刘贵生一家逃反躲到后山的土窑里,烧木炭取暖,结果一家四口人全部中煤气死亡。

张拴佬(82岁葫芦脚)讲述:1942年,日本鬼子来村里扫荡,抓了胡二(共产党)、胡三带路,走到阳火脚敌人要做饭,打发他们两个人去井上挑水,胡二、胡三趁机逃走了。

我们家当年在中岭沟住,八路军路过时,曾在我家里吃过饭,我当时正患痢疾,一个女医生还给了我一包治痢疾的药,后来日本飞机往村里仍了七、八个炸弹,八路军便匆匆忙忙走了。

刘焕青(71岁平头村)讲述:我爷爷刘马了,二爷爷刘江村,曾是黎北县的劳模。当时一个被称为:拱地龙,一个被称为:趴山虎。听我爷爷说,朱德和刘伯承曾在我们家吃过饭,饭刚做好,日本人来了,他们连饭也没顾上吃,背上锅走了。我爷爷和八路军总部首长朱德、彭德怀及刘伯承等领导关系好,把家中大批粮食都给了八路军,村里不少人有意见,说村里人都没吃的,怎还把这么多粮食给八路军?因此得罪了村里不少人。查奸运动中,我爷爷被诬为地主汉奸当场拉出会场,用石头砸死了。文化大革命后,中央曾派人来访问过刘家,访问到河西村的任金狗时,任金狗使坏把中央的人给打发走了。

石水映(阳火脚)讲述:1942年日本人来村里扫荡,烧死三、四口人,村民石义喜为照顾八路军的部队转移来不及逃跑,被从武乡蟠龙来扫荡的日本人一枪打死了。村后的龙洞沟曾是八路军的制药厂,中国的第一支柴胡针就诞生在这里。当年,村里还住有不少八路军的伤病员,谢家庆是八路军的一个团长,受伤后就在村里养伤,后因伤重不治,牺牲后就埋在阳火脚村外,后来群众又在他的墓地前立了碑,以供后人瞻仰纪念。

石金龙(79岁阳坡)讲述:1938年,王虎保在马岩东坡给八路军打窑洞做仓库用。1939年夏的一天上午,日军从武乡蟠龙来黎城平头阳坡扫荡,与王虎保一起给八路军打窑洞的武乡人做了汉奸,带着日军来到王虎保家。当天王虎保全家正在给出生才两个多月的儿子王里福做满月,看到日本人来了其他人都跑了,王虎保因伤寒病没有跑掉,遂拿起铁耙和鬼子汉奸拼命,后因寡不敌众被日军打死。那次日本人来扫荡,村里共死了六、七个人。后来王虎保家里又选择了三、四次望满月的吉日,均是饭做好了日军扫荡来啦,最终没望成满月,成了村民日后经常讲的“笑话”。

李家则(81岁下庄)讲述:八路军的被服厂,鞋工班曾在下庄村的孔三义家的棋盘院里住过。村上的沼泽爷庙被日本人扫荡时烧掉了。

平头村的羊倌刘秋宝,放羊时被日本人抓住,让他带路,他不带,被日本人杀死在了广志山。

程生财(70岁马岩)讲述:1940年,日本人到武乡的砖壁和王家峪时从马岩的蛤蟆沟白脸坡路过,我村马生元(曾任新一旅旅长韦杰警卫员)的父亲在给纺织厂藏布匹时未能及时转移,被扫荡的日军杀害。日军还在村上一次杀了三个人。

程来喜(73岁马岩)讲述:我家当年住在黎城、武乡、襄垣三县交界处的蛤蟆沟,1939年的夏天,八路军路过这里被洪水拦住去路,彭德怀在他家住了三四天,每次程来喜的父母做好饭,端给彭德怀吃,他都不吃,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日本人从襄垣的仙堂山路过蛤蟆沟来黎城平头扫荡,蛤蟆沟的岭上有个叫大圪节的地方,地形险要,崎岖难行,又是唯一通道,当年八路军悄悄把山道下支撑石板的石头拿掉,鬼子走到这里,战马踏空,就都翻到山沟里了。

张德喜(72岁阳火脚)讲述:听我姥姥说,有一年正伏天,刘伯承在她家里住过,门口有站岗的,除了我姥姥外人不准进,住了一个礼拜就走了。

石书荣(74岁平头)讲述:平头村的安乐庙和下庄村都是被服厂,马岩是纺织厂,狐狸洞是服装库,当时平头村村长王陈显,他说过八路军转移到平头时,朱德曾在安乐庙(村公所)里住了三四天,门口站了四道岗,走的时候正是伏天,河里的水很大,部队行军很慢,后又转到蛤蟆沟住了几天。

我家当年住在蛤蟆沟,1939年的夏天,家里来了一个八路军的大官,那大官和蔼可亲,年幼的我经常跑到大官住的屋子里捣乱,那个大官便叫他的两个警卫员带我到山上捉蚰子玩,我依稀记得别人管那两个警卫员一个叫老飞,一个叫小飞。还有一次和大官住在一起的,被别人一直称作康主任的中年妇女还给过我一小碗牛肉面。部队走后,据大家分析可能在我家住的就是朱德及其夫人康克清。   

  平头村村民王天禄的老婆正生病害伤寒,日本人来了村里的人都往山上躲,王天禄背着老婆跑不快,被两个日本鬼子追上了,他把老婆往地上一放,抢过鬼子的枪打死一个鬼子,另一个日本兵见了吓得仓惶逃下山去,后来王天禄被誉为“杀敌英雄”。

打武乡时,我记得村上陆陆续续有很多伤病员路过,是前线受伤的八路军,送到广志山八路军后方医院医治的,村妇女主任冯肉了组织村上的老百姓,做疙瘩汤喂过路的伤病员。

八路军制造武器弹药需要大量的硝,当时的武委会主任薛金山、村长王程先就组织200余民兵常年烧木炭熬硝。村民郭三熬硝时着过一次火,烧死了家里的一头牲口。

当时村里还出了个能人叫常村福,把洋铁桶绞成细条土法造雷管,用石头造石雷、子母雷,受到了部队和抗日政府的表扬。

付来宝(69岁后家庄)讲述:1942年正月,日本鬼子来村里扫荡,村民都跑到了村后的窟窿山上,村里的20多头牲口都在树沟(后家庄和平头的交界)里拴着,日本人把牲口都牵走了,在树沟的岭上日本人碰上了村里的三个人便残忍地将他们杀害,三个人里有两个人是病人,一个叫王金钟(神经病),一个是莫老五的父亲,他与日本人搏斗,所以死得特别惨,日本鬼子把他的眼也挖掉了。村后的猫耳洞里藏着后家庄的村民,猫耳洞离沟底三米多高,洞口长着一棵高大的黄栌树,刚好能掩护住洞口,我的四姐付改琴当时刚刚出生几个月,许是肚子饿了,所以一直不停地哭,由于怕鬼子听到,家人只得把她的嘴牢牢堵住,日本人走后,我四姐的脸却变成了铁青色,村上老百姓的房子也几乎烧光了。

村上的老百姓也参加纺织厂的纺织工作,男女都纺花织布,当时纺织厂的厂长郑大姐就在我家住,后来与我母亲刘果成了朋友。

我的父亲曾被日本人带到了上桂花村,趁日本人出操时,父亲偷偷跑了回来。

1938年响当铺战役之后,部队往武乡走时,邓小平、朱德曾在平头及后家庄住过。

 

时间:14:30

地点:南岔沟

饭后,我们跟随石书荣老人到南岔沟里寻石雷。老人告诉我们这南岔沟当时是黎城通往襄垣的大道,沟两边群峰耸峙,壁立千仞,我八路军便在沟旁的天然山洞里备上石雷,只等鬼子经过时,燃着石雷扔下山沟,石雷炸开,石块四迸,炸得鬼子鬼哭狼嚎。车子在南岔沟里走了约莫一公里,山路开始崎岖难行起来,我们只得下车徒步进山。一直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寻到一个山洞,石书荣老人说他记得这个山洞里边曾遗留有二十多个石雷,但是我们爬进山洞找了半天,却一个石雷也没找到,估计是在开矿时被清理了。大家坐在洞口的石头上歇脚,心里不免有点失望。石老似乎看透了我们的心思,说其实石雷就是比脸盆小一点的大圆石头,在上面凿个三四公分深的眼装炸药。今天时间不早了,改天我有空了再来好好找找,找到了立即联系你们。回来的路上,石书荣老人又给我们讲了两个故事。说是平头村的韩连科,日本鬼子把他抓住,让他带路,韩把鬼子领上了五尖山,鬼子一看四处的悬崖,知道上当了,正要发作,韩连科毫不畏惧,扑上去与敌人展开了搏斗,但由于寡不敌众,被敌人扔下山沟摔死了。

    1938年平头村的刘XX到狐狸洞里偷了一卷布料,被抗日区政府抓到下庄村的沼泽爷庙后枪毙了。

时间:1740

地点:石板村

背景资料:返回县城的路上,我们又拐到石板村采访了101岁的侯秀巧老人。侯秀巧出生于邯郸市的肥乡县,小时候被家人卖到黎城一个大户人家做使女,两年后又被转卖到另一个大户人家做了童养媳。

侯秀巧(石板)讲述:1940年日本人来扫荡,村里的人跑到玉茭地的地堰跟躲了起来,两三架飞机在头上飞,吓得人一动也不敢动,晚上就在村外的破窑里躲了一夜,第二天才回了家。

有一年是正月初七、八的时候,日本人又来扫荡,村里人照例躲了出去,等日本人走了,返回家一看,门开了,地窖盖也给掀开了。

当年,村里的群众还经常给八路军做军鞋,套棉衣,送粮食。两人套一套棉衣,两至三人做一双鞋,做了两年。粮食是从东街村背上送到渠村,一袋大概四、五十斤,也是送了二、三年。

杨永奎(石板)讲述:当年广志山是后方医院,后家庄是纺织厂,马岩村是军工厂、染坊、纺织厂,下庄是缝衣厂。老百姓给八路军做军鞋时,用麦秸沤烂了压缩到一块做鞋底。

解放襄垣时,有八路军陆陆续续路过此村。

广志山的后崖底,老君殿上边有十来亩地,地里埋满了后方医院不治身亡的八路军伤病员。

有一年,民兵在石板村吃完饭后,上广志山配合八路军挖战壕。

 

时间:422日,上午 9:10

地点:蛤蟆沟

背景资料:蛤蟆沟,上遥镇辖村,位于县城西南45公里处,是黎城、襄垣、武乡三县交界的地方,解放前村里有70多口人,现已无人居住。

上午九点多马岩村的程来喜带着我们向蛤蟆沟进发了,来到蛤蟆沟你才真正能体验到黎城“一川三丘六分山”的特殊地形,程老说从沟口到三县交界的地方徒步行走得两个小时。

  四十分钟后我们跟随程来喜来到一块荒芜的田地里,地里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连翘,一直走至一土崖下,程老才说,当年有四个八路军牺牲在了这里,村民就把他们就地掩埋了。没有墓碑,只有两大堆的黄土,看着墓堆前金灿灿的连翘花,我很自然地想到了毛主席的“战地黄花分外香”的诗句。我们对着墓地三鞠躬,程老说当年家里人为年迈的奶奶备好了寿材,当几个八路军牺牲后,奶奶牛氏毅然把自己的寿材让给了一个八路军。之所以称她为牛氏,是因为他的奶奶根本是连名字都没有的,但就是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女人当年做出的义举,却让我们闻之动容,心生敬仰!

   继续走走停停行进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三县交界处的大和坪,山崖下有一个小水潭,一滴滴清亮的山泉从崖缝里滴到小水潭里,当年居住在这里的村民就是靠这小水潭里的水生存生活的,再往前走是一爿碾子,程来喜指着碾子调侃着说,这爿碾子当年是三个县的人合用的。再往前就是程来喜的旧居了,断墙残垣,房子早已是一堆废墟了,彭德怀当年住过的房子,没有了屋顶,只剩下一截土墙和破旧的小木窗还残存着。

  我们又来到了石书荣家的旧居前,同样是断墙残垣,朱德当年住过的小屋早已不复存在。站在土墙边放眼望去,山沟里、山坡上的山桃花,山杏花,连翘花,毗连衔接交织在一起。岁月荒芜,一代伟人的丰功伟绩却浸染在了这红白黄三色翻滚的花海里。

   回来的路上我忍不住抱怨这山路的崎岖难行,程老指着半山腰一条十分险峻的羊肠小道说,那个地方就是我昨天说的大圪节,当年八路军悄悄把山道下支撑石板的石头拿掉,鬼子走到这里,战马踏空,就都翻到山沟里了。见我们唏嘘不已,程老说,这山路也认人呢!我们和它熟悉了,觉得亲着呢!正是这山路让我们一年往外扛几万元钱啊?见我不解,程老接着说,就是这些连翘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连翘对于山里人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收入。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这时候程老接着说,还有这连翘花九蒸九煮之后就是清热解毒的连翘花茶。听着这山里汉子朴实的话语,再望望他黝黑的脸庞,我想生活在这大山沟的山民何尝不是一颗颗饱经风霜的“老翘”。

     两天的参访结束了,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真的是一块英雄的土地,它默默地承载了根据地所必须经受的创伤,在战争的阵痛里毫无惧色地岿然屹立,它无私地哺育了许许多多的革命英雄,奉献了抗击倭寇的巨大群众力量。

附录:刘、邓1941129日致386旅的电文:

今日午到西井敌十五时后确返彭庄,同时大井到盘根底均有敌,仍将捣刘鼎工厂。到平头附近之敌可能在附近搜山,毁我所有资财。今年夏衣材料多在该地,你们务必派队确实阻击平头附近之敌,以挽救资财。并以一部向彭庄、盘根底之敌阻击,不能放任敌人毫无顾忌地捣乱,注意与十三团联络以挽救工厂。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一二九师在乔家庄
下一篇: 郭建仁家皮箱里的秘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