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百村
红色百村
太行山村 红色记忆
发布时间: 2015-03-09   浏览次数:1622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刘艳忠

 

    黎城县东骆驼村是抗战时期中共领导下的晋东南太行区根据地的一个小村庄,地处晋冀二省交界。这个村子山连山,沟连沟,山是石头山,沟是乱石沟。当时是只有几十户人家、一百多口人的贫瘠小山村。

    时隔七十几年,透过一段段掩埋在历史尘烟中的往事,重新追寻抗战时期的村庄故事,依然可以清晰而又强烈地感受到血雨腥风下,村庄曾经的红色轶事。

杨秀峰夜宿西场院

    1942年春的一天傍晚,一位八路军首长和三个士兵路过东骆驼村,后经村干部指引,借住在西场院王宪家里。

    村中老人回忆,此人高个子,骑着马,耳朵有点聋,与房东谈话声音很高,三个士兵忙里忙外,有扫院子的,有去挑水的,半夜里听见北屋有达达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第二天上午,他们起身再三答谢老乡,并递上二块银元给房东,房东不要,戴眼镜的首长说“这是八路军的纪律呀,不能破坏。”并夸老乡招待的好。

    其实就在这位首长入住的当天夜里,大约二更到三更时分,有两个八路军战士来到刘福成家里,说他们要借用前院西厢房南两间的房子,晚上驻哨用,于是刘福成给两个战士拿来一条毯子和一件棉衣御寒。第二天早上,估计就是5点钟左右,刘福成起床喂完牲口,看见两个人出门要走,就想送别,两个八路军示意留步,并且叮嘱千万要保密。

    后来才知道西场院住的是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这两个八路军战士是保卫杨秀峰的暗哨。

十字口大院秘密印报纸

    1941年冬,日军井关36师团和第4、第9混成旅团一部共5000兵力,陆空配合向八路军在华北敌后规模最大的兵工基地黄崖洞发起进攻,《新华日报》报社奉命埋藏机器,坚壁资财,背起“报馆”打游击。在总部的周密安排下,分成小组,事先做好了小型轻便的活动铅字架和小型脚踏机,用牲口驮着,工人和编辑人员荷枪实弹,一面和鬼子转山头,一面设法印报。尽管环境恶劣,炮火连天,但《新华日报》华北版的工作人员一直坚持出报。

新华日报社的工作人员转战到东骆驼村的时候,就住在十字口这个大院里,房东姓王。院里还有许多保卫报社的士兵,另外两部分士兵分别住村西(包括村南口)、村东两个出口。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一共住了有六七天时间,直到他们撤走以后村民才知道是报社在这里。印报在正房、东房,机器都是用脚蹬和手摇的,铅字印刷。送报纸的时候用扁担担着、驴驮着,上面还蒙着麻布,送往敌后根据地。报社要走的那天有个村民还帮着叠报纸。几十年后专管接待的村干部证实就是新华日报社在印报纸。

    十字口的王家院落还在,曾经的故事却渐渐模糊,将近消失!

    1941年11月底,《胜利报》停刊,大部分人员合并到《新华日报·华北版》。《新华日报·华北版》因战争环境的残酷而暂时收缩发行范围,1943年10月1日改为《新华日报·太行版》成为中共太行区委机关报,直到1949年8月10日停刊。《新华日报·华北版》从创刊到1943年9月30日终刊,在太行山中坚持战斗了4年零9个月,出刊846期。做出的贡献是巨大的。在艰苦岁月,铅字和子弹共鸣,笔杆和枪杆齐飞。朱总司令称赞说,“一份新华日报,等于10万军队!”。

    :曾任《胜利报》,后来在《新华日报》华北版、《新华日报》太行版从事记者工作的刘江、鲁兮也到过东骆驼村。(见刘江回忆录)

陈赓关帝庙歇息讲革命

    1938年响堂铺伏击战前夕,陈赓旅团于3月28日由襄垣下良东移至黎城县南委泉。772团于29日对南委泉至东阳关沿线村庄进行消息封锁,其一部驻扎于东骆驼村。30日(农历二月二十九)晨7时,各兵团均由现驻地出发,天黑前于龙王庙村与马家峪村之间隐蔽集结。

    30日的上午东骆驼村关帝庙旁的榔树上喜鹊在不停地叫着,似乎在迎接匆匆而过的八路军战士。刚下过小雨,路上泥泞难行,春寒咋暖,灰蒙蒙的山梁上,透出一种祥和,没有一丝打仗的气氛。大概十时左右,一个首长骑着马进了村,来到足够两人合抱的榔树下,下马歇息,只见此人戴着眼镜,走路有点瘸,走到树根的石头下,坐下来拿出公文包,在本上写写画画。这时站在村口看大过兵的村民中,有人给这位首长端来热水。首长放下手中的公文包,接过水碗放到另一块石头上先凉着,开始询问村民生活的怎么样,春耕都备好了吗等等,然后就讲现在的革命形势,说日本鬼子很快就会被赶出中国,老百姓会过上好日子的。

    首长端过水碗一饮而尽,顺手将碗递给村民说:这水甜啊!说着站起身,有点蹒跚的走到马跟前,和村民道别后上马朝后贾岭方向去了,弯曲的路上,只听见士兵欻欻的脚步声。这时有人感叹:八路军大过兵,只能听见脚步声!

    第二天早上,震惊中外的响堂铺伏击战胜利了,村民之后才知道这位首长就是陈赓旅长,还听说后贾岭王家楼底做过386旅临时旅部。后贾岭这件事情,后来在陈赓日记中终于觅到真迹。

    在东骆驼村关帝庙旁的榔树下,陈赓的老师长刘伯承于1942年6月中旬(端午节前)路过本村,前往南委泉,刘师长也是在这块石头上歇息的。当时他看着山上的石寨说了一句话:一村两寨(应该是说东骆驼村山上有两个石头山寨,后贾岭是386旅旅部)!遗憾的是,榔树早已在1947年的土改运动中被卖掉了;所幸的是,两位首长的故事却流传下来了。

    :摘录陈赓日记 1938年4月1日。

四月一日

    昨晚及今日四时前,各部(本旅)均回到三街、西庄、庙上村及马家峪一带集结,七六九团回到福堂沟集结。各团均以少数部队在公路及东阳关一带游击,并扰乱敌人,主力休息一日。

据报,敌增千余人至东阳关与涉县,将响堂铺一带民房全部焚毁。终日炮声、机枪声不息,但对我毫无损失,仅证明其残暴、愚蠢与对我恐慌而已。

    师又决定主力转移到西井、南北委泉、源泉、三十亩一带集结。留七七二团一个连归亮平亲率,在苏家蛟一带游击侦察,并准备敌人深入山地时,由七七二团杀一回马枪。后贾岭架设电话,以便随时得到前面情况。

游击队组织送差忙支前

    抗日战争时期,东骆驼村党支部积极响应共产党八路军号召,组织民众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中,曾在王老屯、王合上组织下成立抗日游击队,为后方抗日做了大量工作。他们组织送军粮、做军鞋为八路军战士送饭、接济困难时期的人民子弟兵,秘密保卫八路军首长等。

    全村男劳力大概四十人左右,响当铺战役时帮助八路军运送战利品物资。八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支前。每户出一个人一头牲口,曾前往长治市南石槽、潞城、襄垣、武乡、榆社、太谷、辽县、黄崖洞、索堡等地送差,如果遇到打仗就临时组成担架队上前线。民兵王老闷在抗战转移中被鬼子杀害于后贾岭。有不少村民草房被烧,三十多头牲畜被抢,人民与八路军同生死,共患难,奋力抗战。

    抗日战争过去几十年了,为抗战做出过积极贡献的小山村—东骆驼村,现在村里人已稀少,村庄面临消失,当年的烽火日子已经被人们遗忘,搜集整理这些陈旧轶事,也算对先辈流血牺牲的一点缅怀吧!

分享到:
0
上一篇: 八路军兵工厂在东洼仁庄
下一篇: 一二九师卫生部住庄头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