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百村
红色百村
抗战烽火中的仟仵村
发布时间: 2015-03-11   浏览次数:2323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申福忠

 

位于南委泉西面大山里的仟仵村,进村小道一条,村中沟岔纵横,四面层峦叠嶂。大山阻隔,道路崎岖,森林茂密,气候宜人,好似世外桃源。在那烽烟四起的抗战年代,这里可是八路军的福地洞天,八路军的制药厂、被服厂、卫生队都先后在这里驻扎,薄一波、戎伍胜等太行军区的领导也常来常往。一个偏僻寂静的小山村,曾经是那么热闹,是那么重要,也是那么热火朝天、生机勃勃。

仟仵村的西面翻过山岭,就是平头沟的龙洞。架山过去也不过十多华里。地理上的相近和自然条件的适宜,自然成为八路军根据地的理想选择。1939年底,八路军的被服厂就在这里设了分厂。不大的村子,家家住满了缝衣的女八路。生产任务紧急时,自然离不了村里人的帮助,那些心灵手巧的村妇,一个个成为被服厂的好帮手,春天缝单,秋后套棉,为前线的将士们输送遮体御寒的军装。由于被服厂规模较大,常有外地的人到村里送布。江启堂老人记得还有河南、河北的人前来送布。当时,好多家户房里都有缝纫机,日寇前来扫荡时,把机头拆下来埋在地里,过后再刨出来继续使用。有时候忘记了掩埋的地点,就找不到了。1959年在深翻土地时,还挖出一台那时藏匿的缝纫机头。

在平头沟执行保卫任务的八路军警卫部队,也经常翻过山来,在这里开会、学习,组织女八路们进行军事训练。1940年底,八路军后勤警卫连负责警卫后勤工厂的那个班从平头来到仟仵村,战士李山与仟仵村的桑宝栓一起在这里举行了入党仪式,光荣地参加了党组织。多少年后,李山老人还清晰地记着这个地方,讲述着入党时那激动人心的记忆。

1941年八路军制药厂从武乡搬到龙洞的破庙里,与龙洞一山之隔的仟仵村也成为制药厂的一部分。村里的人经常为制药厂上山采集草药,制药厂以市价收购。药厂的一些领导就住在仟仵村。据江启堂老人回忆,制药厂的厂长姓韩,其父就住在仟仵村,后来因病去世,就安葬在洞沟的山上,是用石头垒在石崖畔的石圪堰里,现在还在,其棺木尚好。

由于毗邻平头沟,自然也离不了日寇的袭扰。那一年秋天,日寇从平头龙洞搜剿制药厂,没找到,就架山来到仟仵村的山顶,站在山上朝村里打了一阵枪,因他们骑得马没法从上下来,才绕过山头,到杏树滩去了。

那天,八路军太行军区的薄一波、戎伍胜恰好从制药厂检查工作回到仟仵村山上,日军前来袭扰时,他们就藏在村后桃树沟后边簸箕洼的石崖里,因石崖后有一段直立陡壁的陡崖,日军骑着高头大马下不来,他们才躲过一劫。日军走后,仟仵村政治主任董建章拿着鸡蛋和水,刚走到石崖前,薄一波立即警惕地站起来,喝道:“干什么的?”右手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手枪。董主任马上回答道:“是村里的干部。”董主任走上前去,薄一波、杨秀峰热情地和他握手,寒暄一阵后,董主任将鸡蛋等慰问品交给护兵,并盛情邀请他们到村里打尖。薄一波和杨秀峰谢绝了董主任的好意,嘱咐他要发动群众,提高警惕,搞好坚壁清野,防止敌人的骚扰破坏,保护好群众的生命财产,保护好村里的制药厂和被服厂。后向黄崖洞方向转移走了。

1940年冬,八路军发动了著名的关家垴战役,129师、决死纵队的许多部队都参加了战斗,共有一万多人。把日寇冈崎大队600多人包围在关家垴。关家垴地势高耸,易守难攻。八路军费了大力,付出了重大伤亡,血战两昼夜,全歼冈崎大队。当时,八路军卫生队的二、三分队住在仟仵村,关家垴战斗打响后,大批的伤员源源不断地从前线运下来,在村里治疗、养伤。当时八路军的医疗条件很差,缺医少药,特别是消炎药奇缺,许多伤员感染后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去而毫无办法。村里人说,每天可看到卫生队的医护人员向死去的伤员们脱帽、默哀,看到安葬死者的人从龙王庙沟里走出来。

江启堂老人说:“那时,村上大一些的树都被杀掉,用来做安葬八路军遗体的棺木。由于木材缺乏,棺木的板很薄,只有不到一寸厚。装棺后就地掩埋在村对岸龙王庙沟里,那个不大的山坡上,全都成了八路军的墓地。一些死后暂时没有棺木的,尸体就垛在村东社房的三间土房里,一排一排的实挨实垛着。当时我还小,跟着大人前去看,躲在大人的后边,却生生地瞅着那些死尸。看到每人身上都蒙着三尺白布,上面写着字。大人们说写的是死者的姓名和籍贯。等有了棺木后,再将它们装殓埋葬。”

多少年后,由于雨水的冲刷和牛羊的踩踏,许多当年埋葬的棺木都露了出来,村里人再将它们挖壕深埋。后来村里搞农田基本建设,在山坡上开垦梯田,种植核桃树,又有许多棺木被挖出来,村里又将烈士的遗骨拾起来,集中埋到别处。

江启堂老人说:“那一年,还牺牲了一个级别比较大的女八路。也埋葬在龙王庙沟里。卫生队还给她刻了石碑,立在墓前。那年搞农建,村里将石碑嵌在梯田的石岸里,现在还在。”为了弄清死者的身份,我们虔情地请老人带我们去石碑前一看。尽管老人年已八旬,丝毫没有推脱,拄着拐杖,带着我们向村对面的沟里走去。

到了村边,老人指着对面山坡上的一片郁郁葱葱的核桃林说:“那就是龙王庙沟,八路军烈士的遗体就埋在那里。”我们顺着老人的手指望去,只见那一片碧绿的缓坡上,足有20多亩地大,一条条依山而建的石堰,层层叠叠的核桃树,想到树下长眠着的英雄遗骸,不仅令人肃然起敬。我们想到了那句古诗: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

我们缓步来到坡前,小心地拨开果实累累的核桃枝条,找到了那块记录着英烈姓名的石碑。石碑不大,纵约三尺许,阔约尺许。由于年代久远,石碑上的字迹有些已经剥落,加上阳光从核桃树的枝叶间投射在石碑上,更显得影影绰绰,不好分辨。我们蹲下来,全神灌聚地对着石碑,仔细地辨认着每一个字迹。大致弄清了死者的姓名和牺牲的时间。

女英烈的姓名叫韩夏月,牺牲的时间是194112月。最后是一句对烈士褒奖的话:烈士英名不死,民族精神长存。

韩夏月何许人也?我们不得而知。相约利用现代网络仔细搜寻一下。弄清她的来龙去脉。回来后,在百度搜索中输入了“韩夏月”三字,出现了许多条目。打开有关条目,尽管不太详细,却还是基本弄清了韩夏月的基本情况:

“韩夏月,河南省伊川县人。1938年从该县酒后村乐和学校毕业,和同学们相约渡过黄河,来到延安,参加了八路军。担任太行军区妇女大队长。1940年牺牲在抗日前线。”(这里与石碑上的记录有差错,可能是1940年负伤,194112月去世)

‘八路军太行军区妇女大队长’,应该是抗战时期我军的高级干部。“青山有幸埋忠骨”,仟仵村真是幸运。韩夏月这位花木兰式的女英雄,就以这样的方式,与仟仵村结下了永久的源缘。

抗战到现在六七十年过去了,虽时日尚短,可人们对英雄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再过若干年后,还有谁知道这里长眠着一位曾叱咤风云的八路军女英雄?我们的政府应该把这块石碑请出来,立在显赫的位置。应该加盖烈士亭,详细介绍烈士的事迹,使后人永远瞻仰烈士的英名,永记烈士的功绩。

分享到:
0
上一篇: 路堡举村植棉 父女双双英雄
下一篇: 宽嶂山惨案纪念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