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百村
红色百村
郭建仁家皮箱里的秘密
发布时间: 2015-03-09   浏览次数:25977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李森奇

我现年七十三岁,一九六二年七月我从晋东南师范毕业还没有分配工作,一天,我想到上孔家峧看我大姨(郭建仁的妻子)。我边走边嘴里哼着小调,我走进大门,院中无人,于是我直奔北房客位走去,一进门,迎面看到的就是高大的书柜,足有五尺宽六尺高的紫红描金柜,上面的图案是凤凰戏牡丹,画得线条流畅,布局严谨,从画面上看足见油漆工匠的技艺不凡。正好我大姨在书柜里不知找什么东西,一眼望去从底层到高处尽是堆积如山的古书,我看傻眼了,从来还没见过这么多的古书,呆了一会我大姨问我:“哪天回来?”这时我才回过神来说:“前天回来,今天家里没事想来瞧瞧你。”当时那么多的古书,又是大姨家的,对我来说如获至宝,产生了浓厚的看书兴趣,于是寒喧几句后就直接问我大姨说:“大姨咱家有这么多的古书,比师范图书馆里的古书还多,我瞧一会。”我大姨指着屋门东放的两三个皮箱说:“啊孩,好东西都在这皮箱了,这两三箱你姨父不让动,你想瞧就瞧这柜里哇,可不敢动这箱里的东西。你姨父看得可紧了,宜民你哥也不让他翻。”我虽然对皮箱里的东西感兴趣,但我大姨不让动也就不敢再开口了,因为自己是一个本分的人,再说我大姨让看柜里的书也是天大的人情了,哪敢再开口。我大姨说罢去里间补衣服了,我于是开始翻看,从早上九时看到了十一点左右就结束了,本来想多看一会儿,但怕我姨父从地里回来发现翻书,只好停下来。午后我姨父去地后我才接着翻看。书是以佛经、文学、医学、学生读本分类存放,也有部分是混杂堆放,佛经书可占一半以上,各种故事书《三国演义》、《说岳全传》、《西游记》、《封神演义》、《今古奇观》等数不胜数,什么《文王八卦》、《金钱卦》、《诸葛马前课》,《麻衣相》等只是卜命算卦救吉凶祸福的书小说也有十多种。看地风水的有《地里五诀》,《杨公走马断》等,还有上下《论语》,《诗经》,《书经》,《三字经》,《康熙字典》和孩子们念过的《国语》,《算术》课本,可以说几乎世间有的书他家都有。以上谈到的只不过是柜里藏书的一小部分,可以说谈到的不到实物的百分之一,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知识宝库。在翻阅中我最欣赏的是其祖上抄写的佛经和家事记载的蝇头小楷,足有几十本,字迹清秀,小字刚劲有力,大小一致,横竖行距安排得体,通篇看去干净利索,从书法角度看可以说是精品中的精品,要说价值千金一点都不夸张,可惜文革期间红卫兵在破四旧中,把书和经书等拿出烧了一天还没有烧完,后来我大姨说:“不用烧了,叫我拍了个老(方言,纸质器具)吧。”这才留下一部分。有一天我到我大姨家看到有一口一石粮食的大缸里泡的全部都是书。

从上述藏书到其祖上的书法功底可以看出郭家不是等闲之辈,更不是一般农夫,而是书香门第、大家出身。书柜的藏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是郭家不起眼的东西,正如我大姨说的正而八经好东西还在那两三个皮箱里头。皮箱里的东西是郭家祖训能掉脑袋也不能丢的东西,我过去虽然多次到我大姨家翻看过书柜里的东西,但老认为箱子里的东西总要比柜里的东西要好得多,但始终不敢开口。直到二○○九年清明节我从太原回来老家祭祖上坟才看到我姨夫郭建仁家在皮箱里保存的八路军留下来的部分单据、账本等,这我才把我姨夫不让任何人动的皮箱之谜解开,一时间恍然大悟。

清明节我拿着供品和孩子们到村后鹿场上坟,正好被我姨父的重孙郭海波看见,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行,一路小跑赶上我,原以为他要到后垙地干活,他随着我边走边说:八路军什么时候在他家住过,他老爷爷给八路军后勤部收军粮的单据、账本,还有八路军首长给他家打的条子,还说他老奶奶给邓小平、刘伯承奶过孩,部队在他家房后打麦场上出过操,开过会,他爷爷说八路军在他家院子开过会,会场还贴有红绿纸写的标语,首长如何有声有色讲话,首长的妻子曾在他家生过几个孩子等。他说过去他老爷爷和他爷爷都不让他外说这事。怕找麻烦,北京和外地来找郭家,他爷爷还说他不姓郭,到其它村找吧,爷孙俩一个说姓郭,一个说他不姓郭,吵个不停。海波说,现在咱后山还有七八十具八路军遗骨在荒郊野外,现在全国解放了,而且家家过上了好生活,国家强盛,社会稳定,我想不怕出问题,想找上级反映,问我行不行,怎么找,找谁。我说这件事是个好事,应给县委县政府反映一下,特别是八路军遗骨还在荒郊野外,使人听之心寒。应立刻向上反映。但又一想海波的父亲也在外工作,还是先让他父子商量比较好,一旦找不通,误工又花钱怕埋怨自己,于是我说:“这事和你爸说看怎么办。”他说:“我爸不管,也不支持,怕花了钱,误了工办不成事。”我说:“跟你弟弟商量商量看怎么办。”他又说:“我弟弟更不管。”说到这里,我略加思索片刻说:“我也不懂该找谁,你是不是到县党史办,信访局找我,不行就直接找县委 ,县长看他们管不管,应该能行才是。”他说:“爷爷你上坟回来到我家看看那些东西,是八路军留下来的,可多了。”

上坟毕,我拿了些糕点去看我姨嫂,一进门海波早在院子里等候多时了,早把八路军遗存的那么多单据、便条,账本……等堆了一大堆,我赶忙蹲下观看,有收据、账本,还有文件、信件、欠郭家的欠条,足有一千多张,我边看边说:“这么多资料,保存得这么好,这确实是八路军留下来的。”海波打断我的话说:“好东西已教武乡拿走了,我奶奶还卖了一部分,我老奶奶和我奶奶还烧了两口袋,太原、长治来人还拿走一些,原来比这多得多,我奶奶把过去祖上朝廷给的东西都卖了,我还去报社问过,人家不承认。”

我看到这些珍贵资料,才恍然大悟我大姨说的好东西都在这些箱里,为什么郭家能丢脑袋也不能暴露、更不能丢的原因。当然这是八路军的账单和文件,过去怕暴露对我八路军不好,全家也有丢脑袋和灭门之灾,再之我姨父给八路军管钱粮,也怕以后查账追究责任,所以皮箱里的东西是不让翻动的。

分享到:
0
上一篇: 发生在平头沟的红色故事
下一篇: 郭家财宝与家庭成份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