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首 页 消息动态 炎都尧乡 烽火岁月 人物访谈 红色百村 红色论坛 红色图志 历史记忆 红色视频 红色旅游 祭奠英烈 红色寻踪 抗战根基 红色文艺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百村
红色百村
郭家财宝与家庭成份
发布时间: 2015-03-09   浏览次数:25882   新闻来源:红黎城   【字体:

赵晚芹

2012315,由县人大副主任孙广兴和市党史办专家宋河星主持,在孔家峧村召开了一次关于“八路军总部在孔家峧”的座谈会。会上72岁的村民赵春泰介绍了他所知道的郭家财宝不知去向的往事。赵春泰说:他的父亲叫赵水明,抗战时期任农会主席。他父亲说过,孔家峧有一笔财宝,不知流落到哪里。当时任副村长的江魁榜也说过,咱孔家峧的那笔财富是郭家献出的,但不知谁拿走了,村上没有得到。

赵春泰提到的这笔财宝,就是指郭建仁献给八路军的那笔财宝。赵春泰还说:“这笔财宝关系到抗战胜利后土改时郭家的成份。郭家有一架山坡,有棋盘院,土改时三榜定案,前两榜定的是地主,最后一榜是上中农。如果不是郭家和八路军高级首长有关系,没有郭家投身抗战这段历史,说不定郭建仁就过不了土改这一关。”

赵春泰的话道出了两个问题,一是郭家有没有一笔财宝?二是如果有,这笔财宝到底哪里去了。关于郭家的财宝,当时就有说法。郭家应该有一笔财宝。从历史上看,郭家的祖宗在宋朝时是携巨额财宝逃到孔家峧的。定居后盖起了被称为棋盘院的一串庄院。郭家除了买地还买下一架山,叫郭家坡。棋盘院的后边有一株几个人手拉手才能抱住的柏树。所以郭家的棋盘院又叫柏树院。在郭建仁经手的单据中,就有柏院的记载。柏院即柏树院。1946年柏树卖给刘家拐村的一个人,他花了几天的功夫才将千年柏树锯倒运走。柏树院是有讲究的:郭家祖宗遗训,一是郭家做事清白,二是家道松柏长青。后来历史也证实了这一点。

郭建仁祖上笃信佛教,郭家保存完好的客位正厅中央的墙壁上建有佛龛,做工精细,刻有古联,在郭家的大立柜中,保存有大量的经书。郭建仁小时即出家到村后的九龙寺,法名泓一,后来郭建仁的父亲又把他赎回来。按照佛教的规定,还俗必须找替生,于是郭家又找到一个名叫郑起的人入寺顶替了郭建仁。这种佛教中顶替出家的人,寺院中叫替生。按照九龙寺的佛门清规,富家子弟出家要供给寺里一定的香火钱,寺院把这种人家叫做施主。出家后再还俗,必需找替生,出家还俗替生都得一笔可观的钱财。从郭家的家产规模分析,应该是个隐藏有一定数量的财宝。这种财宝的表象,是郭家在清乾隆时所经营的生铁和骡马生意。由于乾隆时,生铁作为战略物资,是不允许卖给北部经常反叛的少数民族的。由于郭家犯禁,受到朝廷的追捕,郭家的另一支不得不逃往山东荣城真曲村。临走这一支又带走一笔财宝。当然郭家这一支逃亡的地点是相当保密的。临走时把逃亡的地点刻在一块砖上,为了防外人知道告密,郭建仁的祖上将这块刻有逃亡详细地址的砖安在了客位房的屋脊上,如今这块砖仍然保存在郭家。所有这一切证明,郭家是有一笔财富的。

19383月中旬至19384月底,朱德、彭德怀、左权率领总部住到郭家的客位院。朱德住在客位的东边间,彭德怀、左权住西边间,正中客厅是临时作战室。据村中人访,八路军总部在这里指挥了东阳关战斗和反九路战役。村民们记得,当时孔家峧住有许多八路军,开往东阳关的前一天,参战的八路军将背包寄放在江魁榜家里,并嘱咐说:如果这支八路军三天以内没有回来,就将背包分给当地百姓。三天过后,八路军得胜返回,又取走了背包。

19397月,日军第二次占领黎城,并四下扫荡,郭建仁将他家的财宝分装在三个缸里,埋在客位房东边的脚地下。下面两个缸装的是金银首饰,两个缸的上边又做了伪装,上面的一个缸装的是铜元小钱。日军扫荡进村,首选目标是郭家气派的棋盘院。由于八路军总部住在郭家高度保密,所以扫荡的鬼子并不知道这一秘密。假如鬼子得知这一情报,郭家的棋盘院无论如何是保存不下来的。鬼子在郭家翻厢倒柜,掘地三尺,将郭家埋在客位房脚地装铜元小钱的缸挖出来,见是些不值钱的铜元小钱,就将这个缸抬到院里,砸破,铜元小钱撒了满满的一院。所幸的是由于事先做了伪装,下面两个装金银财宝的缸,鬼子并没有发现。郭家逃反回来,知道这笔不少的财宝难以长期保存,于是郭建仁决定将它献给八路军。1939年底至1940年初,朱德率总部再次住到郭家。郭建仁便将这两缸的财宝亲自交给了朱德。从此,这笔财宝派上了用场。

根据郭宜民生前给孙子郭海波不止一次地说过:“你过不开时,就去找县政府。”可能指的就是这件事。

郭海波说:“我没有过不开的时候,也就不需要去找县政府。”这件事情的经过可能通过当时的区县领导,战争环境下这是秘密,不能再传给其它人,后来区县领导牺牲的牺牲,调走的调走,加上郭建仁为人低调,渐渐地被湮没了。不过再严密的事也有露风的时候,村民中有的人知道一些大概。所以在座谈中才提到郭家的财宝去向这一历史之谜。

抗战胜利后,进行土改,三榜定案郭家在前两榜中公布的是地主,最后一榜定案时,郭家的成份是上中农。当时孔家峧的村长和郭家是门亲戚。土改时定阶级成份关系到一家人以后的政治前途。谁有权能改变这种经群众评议,领导批准,三榜公开定的成分呢?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区上、县上和太行区。

改变一家已经两榜公布的成份,只有领导土改运动的最高领导机关。定成份时郭建仁曾经出去过十多天,郭建仁到了哪里,又去找到些什么人,汇报些了什么?这些都不得而知。  村民说,郭家的上中农成份与郭家和八路军的高层关系密切,与那笔财宝有关系。不然凭着那么大的家业,怎么也不会定成个上中农成份。

郭建仁深明大义,为人谨慎,不谋名利,恬淡人生,所以八路军总部才将关乎总部及北方局命运的财权交给郭建仁。从1939年开始,到1944年,郭建仁掌管八路军财粮大权达五年之久。

分享到:
0
上一篇: 郭建仁家皮箱里的秘密
下一篇: 祖训与家世
返回